1 玫瑰窗

玫瑰窗

作者简介:虎威原名黄虚怀,本地建筑师、作家。为《联合早报》“四方八面”专栏作者之一。于2012年领洗成为天主子民,圣名方济各(亚西西)。目前服务于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同时在新加坡天主教神学院修读神学证书课程。

方济虎威:专栏取名“玫瑰窗”,是希望自己能学习中世纪工匠,虔诚而谦卑地制作文字的彩色玻璃。我谨记这一扇窗必须有光才可变得璀璨,而处于窗中心的耶稣基督,永远是这道神妙的光——愿一切的荣耀都归于祂。 

 玫瑰窗是哥德式教堂常见的构件,多出现在建筑物的西立面,以及南北两翼的立面,往往是视觉上的焦点。

第一次遇见玫瑰窗,是读小三时因迁居而插班公教附小。课室与奎因街另一边的中学部及圣伯多禄圣保禄堂遥遥相对,往外望总会见到圣堂高高的尖塔,方正的钟楼,宽广的门廊,以及处于西立面中央,园形的玫瑰窗。

当时我对教堂一点认识也没有,正如对天主教的一切全然陌生。父母声明送我到公教只为读书,我不得进入教堂,更绝不可信教。然而教堂看着看着,便爱上了;每天上课前诵天主经,诵着诵着,也诵进心中。这是天主在我幼小心田里播下信仰的种子。

天主往后并赐给我许多绝无法凭一己力量获取的经历。其中之一是领奖学金到英国念大学修读建筑学。这使我有机会认识、参观、体验许多不同时期、不同式样的教堂,以及欣赏和基督信仰有关的各种艺术品。其中,中古时代的哥德式教堂是我的最爱,而它们里面至为动人的肯定就是那瑰丽的彩色玻璃窗,尤其是圆形的玫瑰窗。

圆形的玫瑰窗总有一个中心。从这个中心,一瓣瓣的玻璃向外放射,型成一朵花的模样。花瓣之外还可能有更多图像,也都是绕着圆心布置。白天从教堂外面看,石材所形成的花饰窗棂,具有规律性而复杂的美感;在教堂里面看,则只见光线将整个窗变成宝石的海洋,散发似乎不属于人间的姿采。位于高处的彩色玻璃上的各种图像,人们在远距离不一定看得清楚,就算看得清楚,也会因各自与信仰的“距离”而产生不同的感觉。

比如巴黎圣母院南立面直径约为十三公尺,相当于三、四层楼高度的巨形玫瑰窗,远观只见红、蓝、绿、黄、褐的组合,细看则可辨认位于中心的是耶稣基督,围绕着代表四福音的人、狮、牛、鹰,四个外圈还有宗徒、圣人、天使。这使我想起我们的生活必须以主耶稣为中心,听从祂及宗徒的教导,并以圣人为榜样,终能归于天主。

从初时以建筑学角度欣赏玫瑰窗,到念硕士课程以古建筑保留角度研究它,至近几年以信仰角度去体会它,天主引领卑微的我走过一条充满惊喜的路。谁也不会想到,在高中毕业离开公教的卅多年后,我竟然再次踏入其奎因街旧校园“上课”。学校早已搬离,但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尚在,我是因为参加它的成人慕道班而回返。这次不再遥望此堂,而是进入里面,在它彩色玻璃窗的一片辉煌里崇拜与祷告,最终受洗而成为天主子民。

是什么引导我入教?除了一些关键性的人,天主教建筑与艺术之美是强烈的因素。然而,这些其实都是天主的召唤;我经历的一切皆来自祂巧妙的安排。就如忽然之间受邀为本报写专栏,不亦如是。所以,尽管教龄尚浅,我还是欣然接受这个任务,和大家谈谈因本身专业而较熟悉的建筑和艺术,并分享一些生命中奇异的经历。假如在触及信仰处有任何不足,还请多多指教。

文 / 图:方济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