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情牵镶嵌画

情牵镶嵌画

当年在英国念建筑系时,第一次遇见历史上迷人的镶嵌画。在建筑史教授为学生们放映的幻灯片里,首先接触到罗马帝国建筑里的例子。它们有的用来铺地,有的用来做墙面装饰,无论所呈现的是图案、人物、动物、植物⋯⋯都饶有趣味,与 我之前在新加坡所见图案简单的摩登“马赛克”截然不同。

但更令我“惊艳”的,是老师接下来为我们所介绍,拜占庭时代气势磅礴的教堂建筑和它们里面金碧辉煌的墙上镶嵌画。特别是在奥斯曼帝国时曾被易为回教堂,并在现代已改成博物院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我萌生一个有朝一日定要走访它的念头。

罗马帝国镶嵌画在大学放暑假欧游途中第一次亲睹,走访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愿望却直至步入中年后方实现。除了赞叹其宏伟的结构与空间,当面对一幅显示圣子、圣母、圣若望图像的镶嵌画时,更觉得无比感动。过后我写道:“居中的耶稣基督,一手执福音,一手作祝福的姿势。祂的面容栩栩如生,眼神中充满着悲情。是祂对人世间的纷争感到失望,还是对圣索菲亚的沧桑黯然喟叹?”一幅本该硬邦邦的镶嵌画竟能引发当时乃非教徒的我的这些情感,足见其魅力。

为何说镶嵌画“本该硬邦邦”呢?这是因为它们全以坚硬的小石块、小陶块、小玻璃块组成,而这些物质都是硬的。一般来说,每个小块仅一种色泽,如单独看即使再漂亮者也没什么看头。是当它们“有计划”地被排列起来,而观者在一定距离之外欣赏时,方成为超脱的整体。尤其是一种以超小块块组合的技术,会使画面如同用性软的画笔绘出般柔美而甚至有光与影的立体效果。底部附金箔的玻璃块块,更可呈现金光闪闪的天国之象。

去年底游圣地,在各处古迹观赏到许多精彩的镶嵌画。入教以后的我看待这门艺术感触与前不同。最先想到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小块块,我们也许觉得自己比不上他人优越,但在天主心中一个巨大的建筑物里一幅幅超脱的镶嵌画中,都是同等重要且具特定用途的。我们所处岗位有异,就好比这些块块有些在地上,有些在墙上,有些在天顶,用于不同图像不同部位,在天主心中皆不可或缺。

保禄宗徒说得好:“神恩虽有区别,却是同一的圣神所赐;职份虽有区别,却是同一的主所赐;功效虽有区别,却是同一的天主,在一切人身上行一切事。”(格前12:4-6)渺小的我们不可能知道天主的“巨大建筑”乃至天主的“镶嵌画”是什么,只须按祂的旨意,尽力将被指派的任务做好。

另一个打动我心的是镶嵌画的“坚韧”。罗马别墅、圣索菲亚和圣地多所建筑物里的镶嵌画,虽历经如战乱、火患等破坏,却依然留存于世。我们的信德,不也应该经得起考验!写此文重温圣索菲亚大教堂历史,在照片里重睹它镶嵌画里的耶稣基督圣像,我依然看出祂对人类的失望。然而,我深知祂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只除非他选择放弃祂。祈求天主继续坚定我们的信德,阿们!

文/图: 方济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