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天主经》无与伦比

天主经》无与伦比

最近到圣婴小学为同学们讲绘本中故事,时段定在早上的周会,喜见天主教小学每天上课前必祈祷的传统不变。他们念的自然是大家都熟悉的《天主经》。

第一次接触《天主经》时我八岁,从光华小学插班公教中学附小。上第一节课前全班同学都站起来,跟着扩音机传出的男声边念“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阿们”边划十字圣号,跟着念“在天我等父者⋯”。这些起先我全然不懂,感到无措,但小孩最善于模仿,不久便都学会了。

“在天我等父者⋯”是文言文的《天主经》,我只“背”其声不晓其所用之字,当然更不懂其意。后来上了中学,念经改用英文,晓其字懂其意但不深入。中文版自动走入记忆盒子再也不出来。多年后在入教的过程中英文是我接近天主的语言,直到现在在信仰内的活动大多以英文进行。

小学时背熟的文言文《天主经》在数年前因一个机缘出现在眼前,其精炼马上使我由衷赞叹!在此禁不住将它写出:

“在天我等父者,我等愿尔名见圣,尔国临格,尔旨承行于地,如于天焉。我等望尔,今日与我,我日用粮,尔免我债,如我亦免负我债者,又不我许陷于诱惑,乃救我于凶恶,阿们。”

我对这些文字有感觉乃因在中学读过文言文,粗通文言文之故。对不识文言文者来说,自然还是白话文“我们的天父⋯”比较亲切。是的,文字只是工具,最重要是我们须了解经文的意义,并且在生活中以所思、所言、所行来体现出这些意义。因此世上有多种语文和方言版本的《天主经》使它能更贴近不同的人的心。

《天主经》的语言多元性,在19世纪建造于圣地的“天主经堂”予人极大的冲击。按传统此堂下面的石窟是主耶稣教导门徒念《天主经》之处。教堂及紧贴它的回廊有许多瓷砖面板,每一面板皆有以一种语言书写的《天主经》和美丽的花边图案,总共有140种语言。建筑本身并没给人留下太多印象,但这些板块所唤起,天下万国,普世权威,一切荣耀,都归于天主的美好意象却长留心中。

回想我在慕道班探索的日子里,第一次读玛窦福音,知悉主耶稣如何亲授《天主经》给门徒,再结合记忆中当年在公教每天的念诵,忽然充满莫名的感动。那一刻,马上与天主有了紧密的联系。在此将这段动人的文字摘录:

“你们祈祷时,不要唠唠叨叨⋯因为你们的父,在你们求他以前,已知道你们需要什么。所以,你们应当这样祈祷:我们在天的父!愿袮的名被尊为圣,愿袮的国来临,愿袮的旨意承行于地,如在天上一样!我们的日用粮,求袮今天赐给我们;宽免我们的罪债,犹如我们也宽免得罪我们的人;不要让我们陷入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玛6:7-13)

堂区里有位神父,当主持弥撒来到诵《天主经》一环时总爱说:“如我们用心地去念诵,这经是威力无穷的。”即使是礼拜天的弥撒,他也不用唱的方式而选择与信友们一同将它念出。没有音乐元素的《天主经》让我们更专注于它里面的每句话每个字;短短数十字的《天主经》融于生活,的确是无与伦比的!

文/图:方济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