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9   在中元节看到天主的信仰

1.   简介

当8月国庆过后,周围的人们开始准备庆祝农历七月的中元节时,你的心情感受是什么?

你会开始感到担心、害怕不安吗?因为怕无意中不小心冒犯到中元节的禁忌?还是因为怕传言中鬼门开,孤魂野鬼会到处游荡觅食?你的生活会被这些禁忌和恐惧感束缚,还是仍能放心大胆、自由自在的在基督内生活行动?

在民间信仰家庭长大的徐人心与汤石燕姐妹,从小耳濡目染,中元节曾是令她们感到忐忑不安,睡不安眠的日子。然而,是什么使人心后来在邻居意外坠楼死亡时,竟然忘了内心恐惧而去慰问死者遗孀;甚至在面对睡梦中的黑影时,她能信靠及呼求耶稣的救助?——答案就在她的《不必害怕》中。

石燕又是如何从自己过去对中元节避而远之的经历,转变为今日可以在中元节看到天主的信仰?中元节丰盛的祭品,可以吃吗?中元节歌台,可以观看吗?请不要错过她的《刚领洗的小姐妹如何过中元》。

当人们一般上都对谈鬼色变时,曾国泰兄弟却在《鬼节谈鬼》里给我们剖析,中元节的仪式无非是人们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敬畏鬼神之情而已。而为基督徒来说,当我们从信仰角度认识魔鬼是谁之后,我们就不用怕它了,因为耶稣已经战胜了魔鬼!(希 2 : 14)

在《桑树的启示》里,雪芳姐妹与我们分享她在领洗信主之前与之后,面对中元节的不同心态。她更在种植桑树的过程中,面对信风水朋友的话语的挑战,经历一场信德的考验,而在枯萎的桑树冒出的小叶中看到天主的手!

生活在多元种族、宗教与文化的社会里,信仰基督的我们,该如何对待周遭朋友同事对中元节或其他宗教的庆典呢?是避而远之?批判责斥?还是随便跟着大家凑热闹?邀请你从陈定贤兄弟的《基督徒对中元节的反思》中,一方面认识中元节背后的意义,另一方面也认识基督信仰怎么看待亡魂,以及教会教导我们该怎么看待其他的宗教信仰和中元节。

耶稣说:“你们要认识真理,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如果天主子使你们自由了,你们的确是自由的。” (若 8 : 32, 36)

恐惧害怕绝不是出自爱我们的天主。因为:“天主是爱。那存留在爱内的,就存留在天主内,天主也存留在他内……在爱内没有恐惧,反之,圆满的爱把恐惧驱逐于外。”(若一 4 : 16,18)“孩子们,你们出于天主,且已得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内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若一 4 : 4)

海星报灵修专栏小组

2.   不必害怕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由于父母亲信奉民间信仰,所以时常跟随母亲四处去寺庙膜拜,也常观看乩童扶乩,加上听闻许多厉鬼报仇的故事,所以胆子很小,直到成年都不敢在夜间独处。每逢阴历七月十五,我总是提心吊胆,辗转难眠。十多年前我受洗成为天主教徒,情况虽稍有好转,无奈童年的阴影无法完全根除,每看到别人举行丧礼就赶快避而远之。

领洗五年后的一天早晨,我例常推着婴儿车,带着住在附近的小孙子到公寓的花园散步时,一位老太太好意劝我别走过邻座的楼下,因凌晨有位窃贼跌死在那儿,屍体还未移除。我一听便吓坏了,赶快带孙子回家。接下来好长的一段日子也绕道而行,不敢走过那儿。

才相隔一周,一天早上当我正在吃早餐时,突然有一位警员上门询问我家里是否有人失踪?我回说没有,反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回答没事后就去敲邻居的门。直到中午我才听闻住在同座十三楼的一位外籍男士,昨晚半夜疑因喝醉酒,从阳台跌下楼死了。啊,太恐怖了!我的丈夫明早得出国,孩子们又在国外,天啊,我该怎么办?

隔天中午,我下楼取信时,遇到一群邻居正在讨论这件事,才知道死者是位韩国人,只有三十多岁,有两个孩子,大女儿不到三岁,小儿子才刚出世一周。当中一位邻居居然提议请道士来为公寓驱魔,我一听,感到这岂不是在落井下石,在死者的遗孀伤口上撒盐?还好没人附议。听到这位可怜的寡妇与我大女儿的年纪相仿,想到她人在异乡却遭遇这样的不幸,我心里很难受,问明了她的住址后,便召集一些公寓住户,买了一束鲜花去探访她。到了她家才知道她们也是天主教徒。当晚临睡前,我为这位亡者及他家人祈祷,矇眬中很快就进入梦乡,早已忘记我向来对死人存有恐惧感。

五年前的某天下午,我接到好友的电话,说她弟弟由于家变,想不开要自杀,叫我去劝他。与他交谈后我便去教堂参加弥撒,回到家觉得很累,吃完晚饭就上床睡觉。睡到半夜,突然感觉有一大团黑影从前方直扑而下,压得我几乎透不过气来。我好不容易睁开双眼,只见眼前黑漆漆一大片,却什么也看不到。我惊叫了一声后大喊:"耶稣救我,耶稣救我",那团黑影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由于很困,闭上眼睛很快又睡着了。

经历了这几件事后,我终于想通了,我之所以这么胆小,全因为我太害怕死亡,而对于死亡又茫然无知,不知死亡只是生命的转变,并非生命的终结(若 6 : 40)。至于邪魔鬼怪,这股邪恶的势力本来就无所不在,既然我已经跟随信靠主耶稣,它们是不足畏的。因主耶稣是复活的天主,祂是真光,在真光的照耀下,黑暗、邪魔鬼怪都无所遁形,再无用武之地(若 1 : 4-5,16 : 33)。既然我信靠的是比它们强大的主,而主耶稣也时时刻刻都与我同在,所以,只要我愿意敞开心房信靠祂,让圣神自由带领我,黑暗势力、邪魔鬼怪是奈何不了我的。

感谢天主,祢真是当受歌颂赞美,一切荣耀归于祢!

文:徐人心

3.   刚领洗的小姐妹如何过中元

去年领洗的小姐妹问了我一些如何过中元节的问题。

我跟小姐妹一样,也是外教皈依,小时候听到的中元避忌可真不少。当时“七月半”傍晚以后出门,我会战战兢兢,每年都很害怕农历七月到来。小时侯看到焚香的帐蓬,我也会绕远路避而远之。小朋友之间也会绘声绘影,如果不小心犯戒,后果会很恐怖。如今回想一下,七月中元节的禁忌包括:不夜出;不乱说话,尤其跟鬼神有关;不踩踢路边的祭品和纸灰;不下水;农历七月不办结婚仪式;不搬家不动土不开张;夜里不要在房里撑伞(晾干);不进树林,尤其夜里;夜里不晾衣;不拍人肩膀和头部;不在夜里拍照;……

我领洗之后的最初几年,每逢中元节心理仍然格外忐忑不安。

我家信奉的是道教。中元节原本是民间的祭祖节。道教认为七月半是地官诞辰,祈求地官赦罪之日,阴曹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因此将七月半秋尝祭祖节称为“中元节”;佛教称为“盂兰盆节”。中元法事则是为亡魂赦罪,但是绝对不能完全解除罪孽,只是减轻了一些,希望他们早日安息。

现在已领洗了,作为天主教徒,认真面对思考七月中元避忌,我需要做的只有两样:

1.   我是皈依天父的孩子,无论我去哪里,我的主与我同行。在圣经里耶稣说了366次“不要害怕”。经过中元祭拜处,不再绕道,心里会默念天主经。如果不小心犯戒,比如什么夜里晾衣、夜里出门,以及夜里在房里撑伞(晾干),我都相信耶稣已经保护了我。

耶稣在若望福音说过:“我也要求父,他必会赐给你们另一位护慰者,使他永远与你们同在:他是世界所不能领受的真理之神,因为世界看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为他与你们同在,并在你们内。我必不留下你们为孤儿;我要回到你们这里来。”(若 14 : 16-18)

2.  我尊重别人的信仰,令别人害怕的事,我不做。比如突然拍一下别人的肩膀,这样做不管白天或夜晚都会吓到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再说,如果要挑选结婚日子当然要尊重对方,如果对方介意,不想在农历七月结婚,就选其他日子开心完婚,天作之合必有幸福。

我现在的信仰是充满了盼望:人死了就获得永生回到天乡,无需轮回也不会变成鬼,死后不必等待中元节回到人间与家人短暂相聚。

 小姐妹问中元拜拜的祭品还吃不吃?

用于祭拜的食物相当讲究,尤其是广东人的祭祖习俗,少不了整只烧鸡烧鸭和足重的烧肉或叉烧,甚至整只烤乳猪。祭完先人后,亲戚朋友、同事,以及会友们平均分享这些丰盛祭品。

由于祭祖用的食品不会即刻就食用,而是需要在供桌上摆放较长的时间,随后才分给家人吃,食品安全也成了最关心的问题。处于5至60摄氏度之间的熟食会迅速滋生细菌,并可能在四小时后达到危险水平,甚至可能导致食物中毒,熟食若放置在恒温下,通常仅有四小时的食用时效。

外教人祭拜的祭品转送给我们天主教友,我们可以食用,注意食物保存得当即可。如果是不想吃,就微笑客气地拒绝。

要不要祈祷才吃?当然,每一次进食都特别感恩天主如此爱我,谢恩了才进食。

 领洗之后可以观看中元歌台凑兴吗?

农历七月在组屋区和工业区的空旷处可见各式各样临时搭起的帐篷,一到入夜时分,就以地方戏曲、现场劲歌热舞等歌台表演来酬神祭鬼。演出多以神仙故事为题,并配以各种方言、当地弦琴吹号配乐、歌曲、舞蹈,甚至是钢管舞者带来的轻盈感官表演。由于歌台是民间表演,往往参入不少通俗娱乐,有些歌手也穿着比较清凉。许多歌台主和歌台艺人就是靠这一个月赚足一年的收入。今年疫情他们就少了一大笔收入。

如果看歌台表演可以和亲朋好友相聚,这是每年难得叙旧的日子,感觉很快乐,那就继续吧。如果感觉歌台的歌声震耳欲聋那就不去。像看电视一样不喜欢就换台。

最后,我为去年领洗成为新教友的小姐妹祈祷:感谢主带领她一家平平安安度过,在平凡中享受祢的恩典,在风雨中感受祢的同在。我们是何等不配的人,曾经多少次得罪了祢。但祢没有因我们的过犯怨恨我们,也没有因我们的罪孽审判我们。祢有丰富的慈爱与怜悯,当我们真心相信祢,愿意悔改归正的时候,祢已经用十字架的宝血洗净我们,称我们为义人。

主啊!今天我们这些因信称义的儿女,对祢感激不尽。祢一次又一次的拯救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宽容我们。在黑暗中,祢是明灯;在迷失中,祢是方向;眷顾我们到永远。主耶稣,我们感谢赞美祢,我们依靠祢。以上所求是靠主耶稣基督之名。阿们!

文:汤石燕

4.  桑树的启示……

我喜欢用桑叶加菊花泡茶,因为,桑叶是好姐妹自家晒成,喝着澄黄的花茶,享受幽香扑鼻和浓浓的友情。

为了自给自足,我决定种桑树。一位信风水的朋友听说后,立刻劝我别种桑树。我问原因?她没好气的说,你们信耶稣的,不信风水;就算过中元节,照样搬家、嫁娶、装修屋子等,就不怕招来“好兄弟”,不懂禁忌……

记得没有领洗之前,遇上中元节,我跟同事们都不敢在公司加班,赶在天黑前回家,避开那些“好兄弟”。就算在家深夜赶工,也感到鬼影幢幢,提心吊胆。

领洗后,把一切都交托给天主,没有被禁忌束缚,才会活得那么平安自在。

信风水的朋友告诫:前不栽桑,后不栽柳(树),院中不栽“刽子手”(桃树)。因为“桑”跟“丧”同音,种桑让屋主霉运缠身,健康受损,家人丧亡……我笑起来,她见我毫不担心,放弃再说下去。

我种桑树的决心,绝不动摇!我想起税吏匝凯爬上桑树,让耶稣见到而获得救恩的故事。我憧憬桑树快高长大,渴望像匝凯一样与主相遇,尽管这桑树品种不是匝凯爬的那一类。

我将桑苗放在露台阳光充沛处,悉心照顾。这盆插枝培植成的桑树苗,不到一尺高,枝头竟然开着几朵花。可惜不久花儿全凋谢,幸好枝干上的叶子还青翠。我猜想桑苗太嫩,不能负起养育果子的重任。于是我大量施肥让它茁壮,却害它营养过剩死了。

信风水朋友知道桑树死了,为我高兴;我却很失望,无法向她证明我种桑不会有灾祸。

此时,好姐妹送给我一盆自己插枝培植的无花果,我高兴极了。无花果树常出现在圣经中,非常有意思!我把无花果苗摆在曾放桑苗的位置,用洗米水施肥,期盼它长大成荫,果实累累。然而,连番狂风暴雨后,无花果被摧残得叶子脱落,我很担心,立刻添加肥料。呜呼,可怜的无花果苗,也因营养过度而枯萎。

信风水的朋友担心我,植物接连的死了,是厄运的先兆……

我回答:我不怕!好姐妹的三姑,在自家门前走廊种满了桑树,果实累累,她身体非常健壮!况且,“信从主的人,必得永生。”这是耶稣的应许。

我在问自己有多“信从”?要怎样加深“信从”?记得好姐妹曾分享:要加深“信从”,读经是好方法,一如挖井寻找到甘泉,永远不渴;而那位远赴台湾读神学的弟兄,正在把那口“信从”的井挖得更深。一个信主患癌症的朋友,在被送入磁力共振仪器时,她的感觉就像去了天堂那么美好……

这就是信仰的魅力!主给的样样都好,出乎我们期待。真的!当我为无花果凋谢而叹息时,却发现先前枯萎的桑树苗冒出新绿,长出几片嫩绿的小叶。

主是如此及时的安抚我的心!什么“桑”跟“丧”同音的避忌,对我毫无影响!桑苗复活后,还绽放花儿,虽然接连凋谢,最终一朵幸存,刚毅的结出红红的桑椹来,它挂在枝头上,一片碧绿的大桑叶正好为它遮阴。看着这意想不到的恩赐,我心中响起悠扬的歌:藏我在翅膀荫下,遮盖我在祢大能手中……

我感受到那叶子就是天主的手,我是那受呵护的。天主也会照顾我的桑树成长,桑就是桑,“丧”是胡思乱想。

文/图:雪芳

5.  基督徒对中元节的省思

多年前在制药厂任职时,每逢农历七月同事间就开始讨论庆中元的筹备,并广招员工们报名参加。当我见到一位教友同事竟也报名,就询问她。她说为了凑热闹,又能以区区十元参加费换取丰富午餐及一大袋的“福物”,何乐不为?她反问我身为人力部主管怎么可以如此不合作不响应,只要自己不相信,和大家凑热闹,支持员工又有什么关系?我向她解释说,我虽然尊重同事们不同的宗教信仰,但这并不表示我认同并会参与或支持与基督信仰不相符合的宗教庆典仪式。

生活在多元种族、宗教与文化的社会里,信仰基督的我们,该如何对待中元节或其他的宗教庆典呢?我认为首先是去认识该宗教庆典的意义,然后再回到我们信仰中看天主藉圣经、圣传和教会训导对我们说什么。

认识中元节背后的意思

根据华人习俗和民间信仰的资料,“七月半”原本是民间的祭祖节,东汉后道教认为七月半是地官诞辰,祈求地官赦罪之日,阴曹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因此将七月半秋尝祭祖节改称为“中元节”。

农历七月十五日也是佛教超度祖先亡魂的“盂兰盆会”,相传目连尊者为解脱母亲脱离饿鬼道之苦,而在盆中设甘露美食,供养十方僧众以超度亡母。因此“盂兰盆会”是佛教徒供养众僧,以功德回向父母的节日。

从中元节的起源,我们可以发现此节日的本意虽是慎终追远、宽赦、慷慨分施食物(布施);但是其中又融合参杂了道教、佛教及民间信仰对于亡魂的概念、仪式与禁忌。

基督信仰怎么看待亡魂

我们的信仰认为,死亡是人世旅程的终结,人要在自己一生中自由抉择是接受,或拒绝天主在基督内显示的慈爱恩宠。但是,死亡并非终结。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从我的,即使死了,仍要活着;凡活着而信从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若11 : 25-26)

耶稣在福音中屡次提到,人死后会按其生前的作为决定他死后的归宿,例如:贫穷拉匝禄的比喻(路16:19-31)、我们是否在最弱小兄弟中看到耶稣(玛25 : 31-46),以及基督在十字架上向右盗所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路23 : 43)。

每个人从死亡那一刻开始,就将其一生呈报耶稣基督的私审判,领受永远的报应:是经历一个炼净期,或是直接进入天堂的荣福,又或者,直接自我判罪、堕入永罚。在人生的垂暮时,我们将按爱德受审。(《天主教教理》1021-1022)

中元节里的“好兄弟”是对鬼魂或孤魂野鬼的尊称,指的是那些尚未找到归宿的灵魂。新加坡神学院院长杨笔文神父 Fr. James Yeo在他所著的 Invisible Realities(意译为《无形的现实》)里说,死了的人不会成为鬼魂,已亡者的灵魂也不是孤魂野鬼。因为根据教会的教导,当人一死,他就会直接到天主台前接受他自己的私审判(希9:27)。至于已亡者的灵魂是否可以重返人间的问题,圣多玛斯认为依照常理原则,亡魂是不能重返人間(路16 : 26);但是,在天主前没有完全不可能的事。天主以祂自己的智慧和出于祂自己的善意目的,可以许可非比寻常和超越人所能理解的事发生(例如一些圣人可以看到炼狱灵魂)。然而,除了天主的圣意许可之外,另一种可能就是魔鬼的伪装和欺骗。

我们的信仰认为,我们在耶稣基督的奥体(教会)内与亡者有共融相通的关系。还在尘世旅途中的我们与在天堂及炼狱的灵魂,在基督内是相连相通的(就是所谓的“诸圣的相通”),我们可以怀着怜悯爱心,为亡者祈祷、做补赎,为叫他们获得罪赦;他们也同样可以为我们代祷。(《天主教教理》958)

王敬弘神父在他所著的《谈鬼事,话灵修》中说,“从死者中复活的耶稣基督,是一切生者、死者的主宰(罗14:9)。不论一个人生前所相信的是什么,在他死后,只有耶稣基督能帮助他。不论我们已亡的亲友现况如何,我们对他们能做最好的事,就是把他们交给耶稣,为他们祈祷,或为他们献弥撒。”

我们该怎么对待中元节?

对于其他的宗教信仰,我们教会承认他们仍“在幽暗和形象中”寻找一个未识之神,但天主离他们并不远,因为是祂赐给众人生命、呼吸和一切(宗17:22-25);天主也确实“愿意所有的人都得救,并得以认识真理。”(弟前二4)因此,凡在其他宗教内所发现的“任何真和善”,教会都视之为“接受福音的准备,也是天主的恩赐,以光照每人,使他获得生命” 。

然而,在人们的宗教行为上,难免有错误和缺陷,歪曲了天主的启示;并受恶魔欺骗,以谎言取代天主真理,舍弃造物主而侍奉受造物。为了重新聚集所有失散和迷失的子女,天父愿号召整个人类加入祂圣子的教会。教会有如诺厄的方舟,是一艘“张开主十字架的帆,在圣神的吹动下,在此世稳定航行的船”,从洪水中拯救世人。(《天主教教理》 843-845)

虽然一方面我们尊重其他宗教,承认他们信仰中含有部分真和善的地方,但另一方面,对于他们信仰中和我们基督信仰不相符合的信念及宗教仪式(尤其是与偶像、及其他鬼神有关的),我们则不能赞同、参与或支持。如果我们出席参与、凑钱支持中元节宗教仪式,或在他们的宴会上投标福物,则表示我们认同他们的迷信行为,并参与其中。从人们庆中元的心态及其焦点可看出这是谁的筵席。圣保禄宗徒说:“你们要逃避崇拜邪神的事……我不愿意你们与邪魔有份……你们不能共享主的筵席,又共享邪魔的筵席。难道我们要惹主发怒吗?”(格前10:14,20-22)。“你们要体察什么是主所喜悦的;不要参与黑暗无益的作为。”(弗5:10-11)倘若只是单单在台前欣赏歌台表演,则不算是参与中元节有关的宗教仪式。

认识了中元节的来源背景及我们信仰的教导,我们就可以泰然面对中元节。与其对中元节绘声绘影的各种禁忌和传说感到担心害怕,或对鬼魂亡灵感到好奇,倒不如专注、崇敬及信赖那爱我们,护佑我们,赐予我们更丰盛、永恒生命的天主。

仇敌魔鬼的迷信谎言带来的是恐惧不安,耶稣说:“贼来,无非是为偷窃、杀害、毁灭;我来,却是为叫你们获得生命,且获得更丰盛的生命。”(若10:10)耶稣是我们的善牧,祂舍掉自己的性命保护拯救我们,因为祂是这么爱我们,愿意把自己无限丰盛永恒的生命赐给我们。祂也把自己的平安赐给我们,祂说:“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给你们的,不像世界所赐的一样。你们心里不要烦乱,也不要胆怯。”(若14:27)

感谢主耶稣,祢对我们的爱,感谢祢赐于我们祢自己的平安及祢自己的生命!愿光荣归于祢至于永世!阿们!

文:陈定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