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吴诚才总主教新加坡国庆日讯息

培养新一代领袖

 

当我们庆祝新加坡第54个国庆日时,我们应当赞美并感谢天主这些年来在困难及挑战中,引领及守护我们的国家。然而,我们不应该视我们的国家为理所当然的,更不用说我们所享有的和平、团结、和谐、安全及繁荣。这一切都是由我们的祖辈们的牺牲所取得的。我们的建国一代领袖奠下了新加坡成长的基础。那些价值观已经载入国家誓约,要我们承诺以“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立国一代的领袖继续依据这些价值观来建设新加坡。尽管困难重重,我们令人惊喜的成就,让新加坡今日得以在国际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今天,我们面对的新挑战是我们的建国领袖未曾经历的。世界的价值观迅速改变,以致我们那些属于建国或立国的一代,对社会价值观如此多的演变,感到不知所措。从一个置宗教于公共生活中心的世界,转变成一个毫不神圣的世界。由一个长期以来,把真理、爱、忠贞、勤奋、诚实、诚信、婚姻与家庭的传统理念、生命的神圣性,视为规范与传统的价值观,这一切如今已被道德相对主义取代。它是价值的混乱,导致实用主义、个人主义、物质主义、绝望及死亡文化,对人类及受造物的未来毫不关怀。身为新加坡的天主教徒、一个团体,我们该如何作出回应,来维护真理及公正、爱及怜悯这些永恒价值,从而共同建设一个仁爱的社会?

我们的领袖,不论是政治、企业或宗教的,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在众多不能一致的分歧观点中,寻求建设一个让我们团结一致,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国家。现实是我们都有不同的世界观。战后婴儿潮出生的当前一代领袖们,正由领导班子退出,把棒子交给X世代的领袖。他们所持的世界观是不同的,虽然会有一些连续性。但重要的是,立国一代的领袖该当宽仁地将领导权移交给X世代的领袖,因为他们与Y及Z世代有更多的联系,特别是他们的生活价值观、兴趣、关注及热情,可能与老一辈的相差很多。的确,Y世代,俗称“千禧年一代”,于1980年后出生,是在新加坡渐趋繁荣、网络及数码世界刚起步时期成长的;而Z世代于1995年后出生,是在流动电话或平板电脑的环境下抚养长大的。这些世代不是由他们的父母培养造就的,而是由网络、数码及社交媒体造就的。他们常常感到困惑,因为无法理解什么是对的或错的,真的或假的。他们或许来自富裕的家庭,拥有一切。因此,所关注的不是保障,而是寻求生命的的意义及目的。确实,新加坡年轻的一代具有理想与抱负,但与老一辈的非常不同。

论及有关政治及企业的领导层,在培育新一代领袖方面,对教会来说也是同样的真实。我们目前的大多数神父是属于立国及建国一代。只有少数是属于X世代,也许有几位是属于Y世代。这对本地教会不是一个好现象。事实上,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本地神父,而且许多又上了年纪,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移民神父在我们的堂区里帮忙。当教会领导层没有更新,最终,更确切地说已经开始,我们将会与Y及Z世代的信徒失去联系。我们没有以他们能够了解、接受及让他们坚信的方式来探讨处理他们的理想与生活中的挑战。教会正逐渐变成一个老化的教会,对社会是多余的。我们不能让教会丧亡,否则未来的世代就会在一个无神的社会里成长。

我们该做什么来更新教会的领导层?我们应该推广司铎及会士圣召!但这比以前更不容易,因为诸如简朴、贫穷、服从及贞洁等福音劝谕,已不为Y及Z世代所理解欣赏。年轻的一代是在一个自我中心、个人主义及混杂的富裕社会里长大的。司铎及会士生活对我们的年轻人没有吸引力,除非他们爱恋上耶稣。否则,司铎及会士生活就会有成为另一职业选项的危险,对懒惰及自满的人是一个铁饭碗、是一个对福音及穷人的无私服务不作任何承诺,自由自在的独身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总教区要投入更多的经费,授权及陶成我们年轻一代的信仰,特别是那些来自Y及Z世代的,这样他们才会对福音保持热诚,因为他们与耶稣有了个人及重大的相遇,体验到祂的爱。只有耶稣能召唤他们做葡萄园的工人,不论是司铎、会士或平信徒领袖。教会时常需要司铎举行圣事,因此仅仅依靠教友领袖是不够的。为此,教会必须调拨更多资源予青年办事处(OYP),堂区牧灵理事会该当拨出更多资金培育全职的青年领袖,来组织发起计划,授权年轻人并培养他们燃起对天主的信德及爱慕。只是要求他们在教会里活跃是不够的,他们必须被陶成为生活及富有活力的信仰团体。只有从一个生活的信仰团体,才能产生圣召。

最后,我们须要祈求,教会在这充满变化的时代,作好准备去调整适应,而不是死板、不愿改变,而僵化了我们由来已久的传统。这些过去在教会里都很好地被实行,但已无法与现今世代的信徒交谈了。教会的结构,在领导层内、管理及决策上需要彻底改革,引入更多的平信徒;男人和女人、年长的和年轻的。我们当中身为领袖的,必须勇于支持改革,并且谦虚地接受年轻人的建议。我们需要越来越多青年的参与,他们渴望见到一个与当今世界所面对的深切问题有所关注并联系的教会。归根结底,教会需要成长,并准备接受改变。我们的选择是:逃避或战斗。

我们那些属于建国及婴儿潮一代的,必须宽仁地逐渐放下领导权,并让年轻的X及Y世代来接管。他们必须学习信任他们,即便在有分歧时。这是因为那些年长的一代,他们的工作已完成了。我们必须相信现今一代会很好地应对这恒变的时代。我们要谦虚且避免认为自己较年轻一代懂得更多。我们需要放下自己的依恋、我们的职务,以及我们的骄傲,认为我们有一切的解决方法。我们需要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放手以便让年轻人接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无法给予任何帮忙了。我们的角色是训练门徒并指导年轻人成为明日的重要领袖。他们需要我们的引导及意见,但他们必需为自己的一代作出决定。因此,我们大家就以宽仁慈爱之心,让年轻一代去领导吧。

国庆日快乐!

新加坡总教区吴诚才总主教

(译:谢文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