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吴诚才总主教接种冠病-19疫苗

回应有关接种疫苗的道德问题

 

主内亲爱的兄弟姐妹,

2021年2月2日星期二上午,献耶稣于主殿节。我前往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上午9点,我接种了第一剂冠病-19疫苗。我的第二次剂量定于本月迟些时候进行。有人问我,使用道德妥协的细胞系(celllines)制造的疫苗,而这些细胞系是从堕胎的人类胎儿细胞取得的,在道德上是否可以接受?本地天主教医学会(Catholic Medical Guild )以问答的形式作出了明确的解释,我完全赞同,并总结如下:

一、什么是细胞系?特别是在疫苗生产方面,所谓的胎儿细胞系是什么?

胎儿细胞系是倍增的生物产品,提取自1960年代和1970年代堕胎的胎儿。胎儿的原始细胞已不存在。这些细胞系不用作疫苗的成分,而是作为一种“生物土壤”(‘biological soil’),在培植疫苗中发挥作用。因此,虽然这些细胞系的原始产品涉及严重的道德错误,但如今生产的疫苗与早先的堕胎之间的关联,已经相当遥远。

二、在道德上是否允许使用由堕胎胎儿细胞系提取的疫苗?

目前我们可获得的疫苗,都是使用这些胎儿细胞系培植或测试的——并不是使用细胞系制造出来的。因此,教会采取的立场是,像我们这样的普通公民,并不是参与疫苗设计、生产或测试的科研人员——与过去所发生的堕胎这一错误行为,关联相当遥远;倘若没有其他符合道德标准的疫苗,且基于充分且重大的理由,那么在道德上我们可以接受这种疫苗。

三、怎样才算是充分,重大的理由?

例如:如果您属于易感染冠病-19 的脆弱群体,或者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或疗养院的住户,那么未接种疫苗而被感染的后果将非常严重,又或者需要接种疫苗以帮助建立群体免疫力,结束疫情。

主内亲爱的兄弟姐妹,天主赐予我们生命。我们都有道德义务,保护自己的健康,同时确保社会上人人健康的共同利益。接种疫苗似乎是我们现在能够预防冠病大流行蔓延的最佳方式。阻止或减缓已经在全世界造成200多万人死亡的大流行,是接种疫苗重大的理由,即使疫苗的来源涉及到道德方面的妥协。

有关当局、前线卫生工作者、医务人员、服务业者和看护者,以及教会中辛勤尽责维护安全的志愿人员,都不怕劳累,无所畏惧地服务,以阻止病毒的来袭。对于他们在保护我们和家园方面所做出的无私牺牲,我们给予万分的感激。

为了集体的更大益处,我鼓励所有教友接种疫苗。然而,若是经过仔细考量教会对此事的立场,并考虑到你个人的健康状况后,你辨识到基于医疗或良心原因而不能接种疫苗,那么我恳请你,尽你所能,常戴口罩、勤消毒双手,确保安全距离,并严谨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以避免病毒传染给他人,特别是那些因医疗或其他原因不能接种疫苗者,以及最脆弱的人士。

在新加坡天主教会开教200周年之际,愿我们因首批传教士的勇气和信德备受鼓舞,团结我们的男女同胞,共同战胜冠病-19疫情。为爱天主,我们不断祈祷,把一切交托给祂,为爱近人,我们做正确之事。

吴诚才总主教

新加坡天主教总教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