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湖雾看春生

湖雾看春生

经过“圣灰礼仪星期三”礼仪这道门槛,教会也正式宣告进入了“四旬期”。

这段为预备庆祝逾越节的四旬期,在传统是为那些已决志在“耶稣复活节守夜礼”中接受“基督徒入门圣事”的候洗者们,作最后紧锣密鼓的准备时期。此同时,教会也藉着每个主日弥撒的读经与福音来帮助信友们,回顾救恩历史中的一些重要阶段,并在回顾中再度经验天主的救恩许诺,如何一步步地在耶稣的逾越工程中实现。

而为能够妥善地准备耶稣的逾越庆典,与耶稣一起出死入生,活出这逾越的生命,使生命获得更新,让生命时时处处散发出丰腴的逾越光泽,教会劝勉我们要以悔改、补赎、修和和行爱德来预备我们自己,准备逾越节的来临。因此,这是一段一心准备与基督一起出死入生,一意要使生命获得更新的时期。

然而,耶稣知道我们无法单靠自己的力量去活出这逾越生命,因此从我们生命里的旷野到十字架,从十字架的受难及死亡以至到复活的生命,耶稣总是不须瘐离地一路相陪相伴;何止相陪相伴!祂甚至选择了最痛苦的方式,去为我们经历了这一切的一切。而四旬期正是象征了我们的生命面对旷野的诱惑与挑战,但在耶稣恩宠的陪伴下,我们终将通过旷野,行经十字架,并抵达天主所预许的生命福地,也就是基督逾越奥迹所为我们赚得的新生命。

若要灵犀剔透耶稣逾越奥迹的万象原质、浮尘实义,我们就得回溯到《创世纪》中有关原罪的故事里。在这原罪故事中,人接受了魔鬼的绝命诱惑,随从了魔鬼的妄想,妄念如同天主,但却不要天主;幻想超越天主,却不从天主。然而天主就是生命之源,人不要天主就意味着人连命都不要了,其结果就如《天主教教理》所说的:“最后,那预先明确地警告的抗命后果将必实现:人要归于土,即那用来塑造人的土。死亡从此进入了人类的历史。”(400)

因此,当我们读到《创世纪》中的“于是二人的眼睛立刻开了,发现自己赤身露体”时,我们不得不感叹人类原祖父母终于察觉到自己的软弱,且毫无能力保护自己;他们不但没有变成和天主一样,反而发现自己是脆弱会死的人。是的,人不正视这份天主所赐予的美好,那么只好正视失去,也正式失去。至此,“受造之物被屈服在败坏的状态之下”(罗8:20),而人的生命更是蒙上了永死的烟岚云雾。

是的,天主的子女亚当与厄娃失陷于魔鬼的试探中,而令我们代代子孙都遭受其殃;但福音却告诉我们,天主子耶稣成功击退了魔鬼企图转移祂救赎人类使命的诱惑,而彻底顺服天父所为祂赐下的每一道旨意,无论这旨意的要求代价有多大,也无论这旨意给耶稣降生成人而具有的肉体生命带来多大的张力,甚至冲突的力道极致到必须忍受十字架的苦难与死亡,祂也都断然降卑于天父的意志之下,而彻彻底底服从了天父的心意,就为拨开我们生命里的死亡迷雾,使我们得见青天。

所以,在亚当及厄娃身上,显示人类的原罪如何破坏了与天主之间的关系;而在耶稣身上,却是展现出人类可以如何藉着基督的逾越奥迹走向天主,进入与天主的共融中。这对比性,我们在圣保禄宗徒的《罗马书》看到如此绝妙的总结:“这样看来:就如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被定了罪;同样,也因一人的正义行为,众人也都获得了正义和生命。正如因一人的悖逆,大众都成了罪人;同样,因一人的服从,大众都成了义人。”( 罗5:18-19)

因此,藉着基督的逾越工程,我们竟胆敢在四旬期一开始的圣灰礼仪中,主动地走上前去领受“圣灰”,因为这行动需要信德与巨大的勇气。这个领受圣灰的行动正是表示我们愿意去直视自我生命中的阴影与黑暗,但同时也意谓着我们怀着信心相信,勇气与我们所具备的信德是成正比例的。我们越是深入相信耶稣复活的奥迹要扫除我们生命中的闇影,更要为我们生命里的黑闇带来光明,那么我们就越有勇气去探究生命中的闇影与黑闇。

那么,在四旬期我们要做甚么呢?以教会生活与礼仪的传统语言来说,就是要去悔改与修和。我们要悔改什么呢?就是悔改我们总忘了天主,而汲汲营营地在天主之外建树我们自己的计画。而我们又要和什么修和呢?就是要与我们那个最深的自我修和,并把自己无限又亲密地植根在天主的生命与旨意内。是的,为每一位基督徒来说,这正是穷其一生所要努力的经营规画和生活目标。而不论是四旬期也好,或是农历春节也好,都在在提醒我们,现在是该为生命除旧布新的时刻到了;也是欲穷生命千里,更上恩宠楼台的时机到了;更是要在烟岚的生命云雾中,盼到一个春光朗朗的时刻到了!

愿在这四旬斋期对逾越奥迹的盼望能带给我们新鲜的希望,并愿圣神为我们穿上希望的翅膀,翦风成鸟,飞越生命的湖雾,遇见春天。

文:潘家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