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主真复活了!阿肋路亚!

主真复活了!阿肋路亚!

在四旬期间,我们一边与耶稣一起走过四十天的旷野,一边倒数着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日子的到来。在与耶稣同死亡的日子里,我们的心情都难免会经验过沉重的一刻,但当“耶稣复活节守夜礼”基督已经复活的颂歌一响,就犹如分量极重的鼓鸣钟响,足够让我们在暮鼓晨钟中茅塞顿开,映现圆开亲悟,了然“复活宣报”里不断缭绕的“这一夜”就是福音中所宣报的“一周的第一天”,是敲出希望和信心音符的一天。闇暗中复活赞歌的映现,是一道喜悦的光彩吧!在那一夜,天主在耶路撒冷城外的墓园里做了一件事,而我们无比地确知,这事件正是我们在“耶稣复活节守夜礼”的弥撒圣祭,甚至是我们在一年中的每一台感恩圣祭中所要庆祝的核心事件。

在这守夜礼的福音中,我们总会一路跟随着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与载伯德儿子的母亲撒罗默等妇女的朝圣之路,一起来到埋葬耶稣的坟墓前;同时也与这些因着耶稣的死亡,而正沉陷在悲伤情绪的妇女们一起,容让耳际隐隐飘来天使口中传来的咏唱基督已经复活的宣报:“你们在找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纳匝肋人耶稣,已经复活,不在这里了。”这声音虽仅然隐约,但却是分量极重地如同山顶清新空气中传来的钟声,足够使我们茅塞顿开,映现圆开亲悟,了然“这一天”也是“一周的第一天”,是敲出希望和信心音符的一天。闇暗中复活赞歌的映现,是一道喜悦的光彩吧!在今日,天主在这个耶路撒冷城外的墓园里做了一件事,而我们无比地确知,这件事正是我们在等会的感恩圣祭中所要庆祝的核心事件。

因此,在今夜的“颂谢词”中我们就是这样祈祷着:“我们的逾越节羔羊——基督已完成了牺牲,今天我们更当隆重地赞美祢。因为基督真是消除世罪的羔羊,祂以圣死摧毁了我们的死亡,并以复活恢复了我们的生命。”这祷词总会令我们不禁以整个生命的回眸,随着伯多禄和另一个门徒的目光望向墓穴,并且要看见:“放着的殓布,也看见耶稣头上的那块汗巾,不同殓布放在一起,而在另一处卷着。”这一幕空坟的景象让我想起基督教杂志 Christianity Today 的特约编辑——Philip Yancey 在他的著作 The Jesus I Never Knew中所说的:“受了致命伤的医治者——耶稣在复活节回来了,那一天给了人们一个预演,整个的历史将要从永恒的角度来看,每一个伤痕、每一个痛苦、每一次失望都要在新的光中来观察,我们的信心就是在看起来已经绝路的时候开始,在十字架和空坟墓中间,有的是祂对历史的应许以及世界对祂的盼望。是的,祂是我们每一个活在其中的人的希望。”

在这守夜礼中,我们看到了耶稣的死亡和复活,也体验到了二者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此刻是耶稣为我们舍命的时刻,但此刻同时也是祂进入生命的时刻。因此,礼仪变成了死亡和生命彼此相遇的事件,而这正是教会礼仪所要庆祝的核心讯息。而伴随这讯息的,则是从信友们心中涌出及口中发出的一阵阵美妙颂歌,这颂歌将一如海潮激起的祈祷呼啸声,令人像是处在极致的宁谧美丽之中,忽然被海边风声传来的自然之美包裹着,被自觉中的自由自在团团包围着。是的,不论罪恶或其遗毒、病毒让世界变得如何阴暗,但相信与复活基督相逢的这一刻却是比起外面的天涯还要澄明,并且开阔无比。即使病毒和罪恶让世界陷在阴翳的深处,但复活蜡上的那抹烛火,却是引燃映照了我们内心的一把火。

在这与从死者中复活的基督相遇的经验里,我们将领略到耶稣复活的事件并不是想像中的惊天动地,复活的场面也不是如此地壮观,好能强逼人相信或就范。反之,这个复活的事件好像是为耶稣的朋友而设的,特别是为那些愿意真正地认识祂、真正地听从祂、真正地相信祂的人而设的。今夜我们都要深刻地经验到,在玛利亚玛达肋纳那寻找耶稣遗体而哀伤哭泣的道路中,一起听见复活耶稣的轻声呼唤;也要经验到那在伯多禄拒绝承认耶稣的道路中,与他一起体会到什么是“空坟”;更要经验到那在多默多疑不信的道路中,与他一起探入了耶稣的创伤当中,让这原是耶稣被定罪和死亡的五伤记号,成为我们认出祂来的记号,也让这原是门徒背叛主爱的最不堪烙印,成为我们宣信的标记。

这金碧辉煌的逾越节庆典将一路带领我们进入一周的第一天清晨,天还很暗,闇暗中,我们却是看见了日出,更经验了无与伦比的爱情。主真复活了!阿肋路亚!

文: 潘家駿 神父/图:网络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