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主!祢往哪里去?

主!祢往哪里去?

在这复活期期间,我们不断地透过礼仪,而让复活的耶稣不断地显现在我们的生命中。初期教会的基督徒就常这样说:“我们的生活不能缺少主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们的生活不能缺少与复活主基督的相遇。”是的,就在礼仪中,复活的耶稣在圣体圣事中与我们相遇,祂同时也在天主的圣言中与我们相遇。

例如,在复活期第五主日的《若望福音》里,耶稣为我们讲了一个真葡萄树的比喻。这篇福音就是以耶稣在临受死亡之前所讲的比喻,来帮助我们再一次与复活的基督相遇,并且更进一步让我们的生命与祂复活的生命连上线。而要深刻地了解这个比喻的意义,我们就得先回到耶稣之所以为什么要讲这个比喻的动机,而这个动机源自门徒的大哉问。

这则如此美丽的比喻乃是耶稣和门徒们吃完最后晚餐之后,透过伯多禄的大哉问,而所开展的一系列“临别赠言”中的一段赠言。伯多禄的问题是:“主!祢往哪里去?”这真是一个大哉问!因为这是一个跨越个人和族群,同时也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大问题。这个问题不只是两千年前伯多禄个人的问题,同时也是活在过去历史中的人们,或是处在今日世界中的我们的问题。我们无法逃避这项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正是关系着任何时代、任何地方的人们所渴望寻求解答的生命终极问题。

因此,这一段比喻就是要带领我们去跟随耶稣的去路与终向,好使我们能怀着祂所赐予的恩宠紧随祂的步履,御着圣神的风,而让我们的生命分享祂战胜死亡的荣耀,并偕同祂生活于天主内。

在这则比喻里,耶稣一开始就说:“我是真葡萄树。”那么,这棵真葡萄树究竟与我们有何关系?深刻反省耶稣有关真葡萄树比喻的这一席话,我们便可以发现我们与耶稣彼此之间所具有的的双重关系,而这双重关系正是我们生命的明灯,能为我们的生命成长指引方向,同时也构成让生命结实累累的要素:

第一重关系是“剪”:

果子是生命最明显、也是最具体的记号,因此这位栽种的园丁、种植的天主,就要修剪那些能结果子的枝条,好让枝条能够结更多的果实,甚至是结长存的果实。虽然我们都害怕、也都不情愿被整枝、修剪,因为修剪常令人感到痛苦,以致无法忍受,但是如果不甘于让生命一直处在荒年的景况中,那么就必须接受园丁的修剪。

而天主这位园丁要修剪什么呢?祂要在我们的骄傲上修剪我们;祂要在我们的苦毒上修剪我们;祂要在我们的任性上修剪我们;祂也在我们的坏脾气上修剪我们:祂还在我们的嫉妒上修剪我们……等。

嫉妒别人、苦毒他人、对人任性、心高气傲及爱发脾气,其实伤得最深、最重的正是我们自己。这些阻碍我们与他人建立关系的习性,也会使我们的生命与天主断了连结,以致我们的生命气息将变得窒碍难通,甚至积长出危害生命的恶性肿瘤。

除了个人生命需要园丁修剪,当然,天主也要在我们基督徒团体生活的肢体关系中修剪我们,让我们与人的关系不是如同杂乱的枝子般张牙舞爪,而是彼此顺服并和睦相处,使我们能真心懂得去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宽恕与和好,而不只是一味地以正义使者的姿态,一心一意地要去解决彼此的争端与问题。谨慎!千万不要让正义使者变成了正义魔人!

第二重关系是“住”:

葡萄枝条本身并不能结果子,它必须连结到葡萄树干上,时时接受葡萄树汁液的养分供应,才能结出果子来,因此耶稣这样说:“你们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你们内。”耶稣说这样的话并不是在耍弄玄虚,而是要表达出祂和门徒们之间,以及门徒们彼此之间的合一共融关系,同时也表达出祂就是我们的生命泉源。然而在具体的方法上,祂要如何与我们的生命合而为一?祂又要如何成为我们的生命泉源?祂乃是以那为我们牺牲性命,成了我们的生命食粮的方式,成为了我们的生命泉源,并使我们的生命与祂合而为一!

这种让耶稣进住的生命,我们在厄玛乌门徒身上便看得见。当耶稣陪伴两个门徒走在那绝望的生命旅途时,他们对这位带给他们盼望的陌生人发出了邀请:“主!请同我们一起住下吧!因为天色已晚”,而“耶稣就进去,同他们住下。”这两位以“住”而与耶稣的生命连结上关系的门徒,他们的生命果然被转化了:耶稣打开他们的耳朵为了解福音,打开他们的心灵为接受福音,最后甚且以擘饼的举动打开他们的眼睛,让他们具体地经验到这福音的实现。如此,耶稣十字架的道路在他们的生活经验中,乃成了一条通往新生命的道路。

在我们基督徒的具体生活中,我们要如何来到耶稣的面前,并且住在祂内,与祂的生命连结?我们需要读经、需要祈祷,更需要圣体圣事的滋养,如果我们不读经、不祈祷,甚至缺少了圣体圣事,我们就不知道主耶稣的心意和想法,生命就会枯干,甚至只活在彼此论断或自我伤害的负面生活当中。因此我们需要读经、祈祷,更需要圣体圣事,好使我们能成为一个住在耶稣生命里面,而耶稣的话也常活在我们生命里的人。

就让我们亲近耶稣,因为祂是我们的救主。

就让我们学习耶稣,因为祂是我们的老师。

就让我们追随耶稣,因为祂是我们的上主。

就让我们住耶稣内,因为祂是我们的生命。

文:潘家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