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你能饮我饮的爵吗?

你能饮我饮的爵吗?

在“基督圣体圣血节”弥撒的福音中,圣史马尔谷就是叙述耶稣如何与我们建立那可以彻底更新我们生命的新盟约。当耶稣与门徒在晚餐厅吃逾越节晚餐的时刻,祂以一个令人惊奇的举动与我们订立了这新盟约,同时也宣告了这盟约将在祂十字架的祭献中完成,福音是这样说的:“祂拿起饼来,祝福了,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吃吧!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从杯中喝了。耶稣对他们说:‘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流出来的’。”

因着耶稣的主动性,以及祂那眼所未见、耳未听闻的慷慨举动,所以转化了整个牺牲事件的过程和终向。的确,就这受难死亡的事件本身来说,它的过程原是悲剧,它的终向本是绝望,这个事件怎么看都是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丑陋的阴谋,怎么说都是一个由人类所有的罪所构成的绝对暗黑的黑洞,且似乎就要把所有的善都吸光吃尽。然而,罪及死亡的威胁虽然令人却步,但却无法阻碍耶稣向我们展示祂生命的力量。

耶稣在最后晚餐中,把所有这些绝对黑暗的负面消极事件提前给予了一个绝对光明的正面积极意义,这些意义包括了恩赐、盟约和爱。耶稣就是以祂的苦难和死亡,来做为爱的恩赐、爱的礼物,而就是因为这爱我们爱到极点的爱情,才使得那原是代表失败、绝望和死亡的十字架转化为胜利、希望和生命的记号,并构成了这新盟约。

耶稣以祂在最后晚餐中所言所行的一切并透过十字架祭献所完成的新盟约,也不断地透过饼酒转化成基督的体血,而继续在每一次的弥撒圣祭中施展、实现。

面对这藉着耶稣的祭献,在一切光景中恩赐给我们新生命的新盟约,门徒们的反应又是如何?他们究竟接不接受?《马尔谷福音》这样叙述说:“(耶稣)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从杯中喝了。”

“他们都从杯中喝了”这句话让我们回想起,当载伯德的两个儿子——雅各伯和若望来到耶稣跟前,要求耶稣允许他们,在祂的光荣中,一个坐在祂右边,一个坐在祂左边时,耶稣对这对兄弟的要求所作的回应:“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你们能饮我饮的爵吗?”(参 : 谷10:35-40)

事实上,当若望和雅各伯在以“是”来回应耶稣“你们能饮我饮的爵”的邀请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回应什么问题。他们虽然跟随耶稣快三年了,但他们还是几乎完全不知道耶稣是谁。就如卢云神父在他的《你们能饮这杯吗?》一书中所说的:“他们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将要被出卖、凌虐而死在十字架上的领袖。他们也从没有想到他们自己的生命会是以无数漫长的旅行、严酷的迫害、遭轻视而心力交瘁,并以殉道作为基调的。他们第一个轻易的‘是’,后面得跟着许多困难的‘是’,直到他们的爵完全干了为止。”

因此,尽管他们的认知完全错误,他们的未来也将让他们目瞪口呆,但他们还是被耶稣深深地触动,在耶稣身上他们经验到全新的事,是超越他们一切所能想像得到的事。而在与耶稣一起传扬天国的旅途中,他们才渐渐明白他们究竟在向什么说“是”,他们听见耶稣说要当仆人而不要当主人;又说要坐末位,而不要坐首位;又说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而不要操控别人的生命。

面对所有这些与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所建立的认知相冲突的价值观时,每一次他们都得再一次决定:继续跟随祂?还是离开祂?从晚餐的叙述中,我们看到“他们都从杯中喝了。”

是的,他们继续选择跟随耶稣,并直到他们的爵完全干了为止。这些在晚餐桌与耶稣同桌共饮的门徒们,他们在生活中选择真实地参与耶稣的自我给予,同时有份于耶稣的苦难。

我们也都是同门徒们一起,围绕着主的餐桌的人;耶稣也同样邀请我们同祂一起喝我们握着并举起的“爵”,同时问我们:“你能饮我饮的爵吗?”

在耶稣的这项邀请中,祂也明确地对我们这样说:“坐在右边或左边,不是我可以给的。”换句话说,耶稣的邀请是不附带任何可以满足我们对世俗所想望的条件:权力、名望、地位、金钱、舒适、安全、快意……等,而这对我们是否饮这爵的信德和意愿肯定将构成极大的挑战。它直接挑战了我们凡事都要精打细算、凡事都要有一个期待的人性,它与我们凡事总想要事先掌握及确知的天性直接硬碰硬地杠上。然而,耶稣的这项邀请却是要把我们从自己所构筑的安全设施一一拆除,并要求我们对祂绝对彻底的信赖;在完全的信赖中,与祂同饮祂所饮的爵,饮尽祂那以永恒的爱所发酵、并以无尽的慈悲所酿造而成的佳酿。如果我们对这邀请的回应是“是”,那么我们的生活将成为主的餐桌、形成祭台,而我们的生命也将成为基督在永恒中奉献的祭品。

你能饮我饮的爵吗?”慎重再慎重地想一想,你要如何回应耶稣的邀请?

文:潘家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