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天国一瞬

天国一瞬——凝视埃德萨耶稣圣容,默观耶稣显圣容

目前珍藏在“梵蒂冈宗座礼仪圣器室”的“埃德萨耶稣圣容圣像”(Mandylion of Edessa),曾于2016年,连同其他59组件历任教宗的礼仪圣器,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以“天国的宝藏”作为主题做了特展。

随着为期三个月展览日子的推移,许多人惊觉到,原来它不只是一项特别的展览而已,因为许多人透过这次的展览,特别是当来到“埃德萨耶稣圣容像”的跟前时,而拥有了大伯尔山的顶峰经验。这幅据称是埃德萨(今日的土耳其乌尔法Urfa)国王阿布加尔(King Abgar of Edessa)在耶稣蒙难后,派遣画师前往圣地描绘耶稣圣像;然而,因为耶稣的面容焕发圣光,画师一直无法使用传统的艺术手法描绘圣容。之后画师清洗了耶稣的脸,用布巾将他的脸擦干,上主竟展现神迹,转印圣像至布巾表面。

因此,埃德萨圣像不是一般的画作,而是如同杜林殓布上的耶稣圣像以及墨西哥瓜达卢佩的圣母像一样,均属“非人手绘制”(Acheiropoieton)的图像,这是一种介于图画和圣髑之间的肖像画。这幅圣像就像基督的影子,时时提醒瞻仰的民众,基督曾真实地降临世间,而今先行返回天父的身边,同时也藉此耶稣亲自遗留下来的肖像,我们得以经验祂与我们的同在。

尤其“耶稣显圣容”的庆日(8月6日)又将来至,这幅圣像画不禁又浮上我的心头。我用心灵的眼目凝视那幅已深深沉入我心头的那幅圣像,似乎对耶稣在大伯尔山上所发显的奥迹有了更深层的领悟。在这个事件里,我看到了耶稣的三个行动:

一、登高山。耶稣登上了大伯尔山,为了祈祷、为了默想、为了寻求天主的旨意。啊!人子睡觉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却永远有祈祷的地方。也因此,耶稣虽然处在黑暗的夜晚和暗黑的高山,但祂仍然能够好好地利用这时间与地点,作为祂与天父亲密交往谈心的时空。虽然周遭的阴影重重,但是祂却藉着祈祷而能拨云见月,在阴翕中仍能明识天主的旨意。是的,耶稣得着力量的奥秘就是祈祷。

二、显圣容。当耶稣显圣容时,按照路加福音的记载:“耶稣的面貌就改变了,祂的衣服洁白发光。”耶稣改变容貌,不只是外表的改变,更是把祂内在的神圣本质表露无遗。祂神圣本质所蕴藏的荣光也充满在祂的衣服上,使衣服发出炫目的光芒,变成如光一样的洁白。事实上,耶稣的形貌变,我们的外表面貌及内在生命也会随着生命岁月的流转而不断地改变。生命中的意气风发会改变我们内在的生命,甚至因而影响外在的容貌;但是生命里的飞来横逆、意外伤害也可以改变我们的形貌和生活;体衰病重也会消蚀我们的身体外貌,而令我们的容貌和生活产生变化;岁月的流逝也更会像一把斧头一样,把我们的容貌与身体凿出深浅不一的累累皱纹痕迹,改变我们的形像;而当死亡降临时,我们的整个生命和身体容貌更是要变得荡然无存。不论是生命里的横祸、疾病、衰老或死亡,我们常常视之为生命里的荒谬。

是的,我们生命里存在着许多荒谬,但有什么荒谬会比得上天主为了爱我们,而让祂的独生爱子摄取了人的肉身,降生成人,最后甚至被祂所爱的人钉死在十字架上更为荒谬?是的,因着爱,天主愿意被看成荒谬,以至于让我们在生命的荒谬中,得以看见天主的爱。所以,如果我们愿意透过耶稣的十字架,来重新观看这些原本可以把我们的生命变为“丑八怪”的荒谬,那么耶稣便会逐渐使我们现世卑贱的身体、荒谬的生命,改变得美丽并相似祂光荣的身体。

三、使命。当耶稣变容时,山头顿时成为天上人间,难怪伯多禄会将这短暂的光荣误认成永恒的荣耀,然而从天而降的声音答覆了伯多禄的要求,这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祂。”这天父的声音将伯多禄拉回到了耶稣和一切愿意跟随及听从耶稣的人的使命里,而耶稣默西亚使命的完成就是必须先经过苦难和死亡,于极度受辱的情况下,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同时也在完全荣耀的光辉里,从死亡中复活。而显圣容,让我们预尝了耶稣复活的光荣,同时也向我们预告了耶稣祂那原是代表着失败、绝望和死亡的十字架将转化为胜利、希望和生命的记号,而所有愿意听从耶稣的人也都将经历这转化的过程,并活出这同一的道路。

这条迈向顶峰经验的登山之道,让我想起上个世纪熙笃会隐修士牟敦神父 (Thomas Merton) 的著作《七重山》(The Seven Storey Mountain)。牟敦神父在攀登了七重生命高峰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人若不是在孤独中,就碰不到天主,但要碰到天主,又不得不去碰到人,因为天主是为人的天主。因此他不安于隐修,甚至还要孤独;但孤独了,又要去找人。的确,所有基督徒都有一份从天主而来的爱人使命,但要按天主的旨意去完成这使命,我们就得常常离开人群,登上信仰的高峰,在静默祈祷中经历耶稣显圣容的顶峰经验;而为活出这顶峰经验,我们也必须从大伯尔山下来,回到生活的环境里,在一个缺乏信德的世界中活出这经验,把天主的医治、大爱及信仰的喜乐带给世界,如此我们的生命颜容也将放射基督圣容的光华来。

耶稣圣容已经向我们显现了,领受吧!

文:潘家骏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