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 Sing Pao Logo

文章类别: 主教公署

2021年 吴诚才总主教复活节讯息

让基督的复活点燃生命发光发热 欢庆复活节之际,我们分享门徒们与主耶稣在复活后相遇的喜悦。我们可以想像玛利亚玛大肋纳、宗徒们和厄玛乌的门徒,在遇到复活主时的无比惊喜。他们最初无法置信,因为在几天前才发生了造谣中伤和如此令人心碎的悲剧。就在他们对未来感到万念俱灰,并对耶稣,这位他们相信是默西亚和释放者深感绝望时,一些女信徒告诉他们,上主已经复活了!他们对此消息报以怀疑、不信任和存有保留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疑虑越多,确定时的喜悦就越 大。当上主向他们显现时,所有的疑虑都云消雾散,喜乐无法估量! 的确, 这就是我们在复活节应当作的——要寻找复活的主,不是在我们黑暗的坟墓中,而是我们所在之处。祂活在我们当中。祂就在我们中间,就像祂和玛利亚玛大肋纳,还有厄玛乌的门徒一起。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出祂,因为我们或是生活在罪恶、沮丧和失望的坟墓中,或是因过去在生活中犯下的罪恶和错误而无法释怀振作,又或是对于冒犯我们的人,心中仍然充满仇恨和无法宽恕。 在冠病-19大流行期间,有些人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担心失去工作。我们缅怀旧时的美好时光。那时,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随时随地进行自己想做的事情,例如与朋友和同事自由聚会、与家人和整个团体一起参加弥撒,出国度假、在没有任何身体约束和社交限制的情况下四处走动。而如今由于需要将传染风险降到最低,许多人在精神和社交上感到孤立无援,无法获得社群的支持。我们感叹这个新常态将何时终结,好让我们可以恢复疫情以前的生活。 面对这个艰难而充满不确定的时期,我们该怎么作才能克服挑战?与其沉溺于过去,希望美好时光能够倒流,不如善用时间思考“复活的主”要求我们如何跨越坟墓,展望未来,活出充实、富创造力和积极的生活。这样,此冠病大流行不仅将使我们变得更坚强,还将开拓天主为我们准备的新契机,带来更大的喜乐和希望。因此,即使在黑暗中也会有曙光。我们不能让过去羁绊我们前进,也不允许当前的挑战击败我们而退缩。反之,因上主的复活,与我们同在的主正考验我们的勇气、信心和信德。唯有通过试炼、痛苦和挑战,新生命诞生了。没有苦难和被钉,就不会有复活。 今天,我们被教导在忍耐中坚持希望,以信德的眼光仰望复活主。因此,不要害怕变化或新历练,这样我们就不会因灵性僵化而夭折。让我们面对生活现实,将之转变为成长的恩典。与其躲在深锁的内心和恐惧后面,不如出去发光发热。复活节的讯息就是天主教开教200周年的主题:点燃和照耀。如同门徒,我们即与复活主相遇,就不该独享福音的喜讯,和基督内新生命的喜悦,该当宣告耶稣就是赐予我们生命的那一位。若不能通过言行来宣扬好消息,意味着我们还没有从坟墓中复活。当我们以喜乐和热情对待日常生活、工作和背负十字架,人们必会看到我们的彻底转变。有了复活主的力量,我们知道绝望和失败,甚至死亡,都不是结局。偕同复活主,我们的十字架和所承受的苦难将装备我们,全然迎向复活。

更多 →

2021年 吴诚才总主教接种冠病-19疫苗

回应有关接种疫苗的道德问题   主内亲爱的兄弟姐妹, 2021年2月2日星期二上午,献耶稣于主殿节。我前往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上午9点,我接种了第一剂冠病-19疫苗。我的第二次剂量定于本月迟些时候进行。有人问我,使用道德妥协的细胞系(celllines)制造的疫苗,而这些细胞系是从堕胎的人类胎儿细胞取得的,在道德上是否可以接受?本地天主教医学会(Catholic Medical Guild )以问答的形式作出了明确的解释,我完全赞同,并总结如下: 一、什么是细胞系?特别是在疫苗生产方面,所谓的胎儿细胞系是什么? 胎儿细胞系是倍增的生物产品,提取自1960年代和1970年代堕胎的胎儿。胎儿的原始细胞已不存在。这些细胞系不用作疫苗的成分,而是作为一种“生物土壤”(‘biological soil’),在培植疫苗中发挥作用。因此,虽然这些细胞系的原始产品涉及严重的道德错误,但如今生产的疫苗与早先的堕胎之间的关联,已经相当遥远。 二、在道德上是否允许使用由堕胎胎儿细胞系提取的疫苗? 目前我们可获得的疫苗,都是使用这些胎儿细胞系培植或测试的——并不是使用细胞系制造出来的。因此,教会采取的立场是,像我们这样的普通公民,并不是参与疫苗设计、生产或测试的科研人员——与过去所发生的堕胎这一错误行为,关联相当遥远;倘若没有其他符合道德标准的疫苗,且基于充分且重大的理由,那么在道德上我们可以接受这种疫苗。 三、怎样才算是充分,重大的理由? 例如:如果您属于易感染冠病-19 的脆弱群体,或者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或疗养院的住户,那么未接种疫苗而被感染的后果将非常严重,又或者需要接种疫苗以帮助建立群体免疫力,结束疫情。 主内亲爱的兄弟姐妹,天主赐予我们生命。我们都有道德义务,保护自己的健康,同时确保社会上人人健康的共同利益。接种疫苗似乎是我们现在能够预防冠病大流行蔓延的最佳方式。阻止或减缓已经在全世界造成200多万人死亡的大流行,是接种疫苗重大的理由,即使疫苗的来源涉及到道德方面的妥协。 有关当局、前线卫生工作者、医务人员、服务业者和看护者,以及教会中辛勤尽责维护安全的志愿人员,都不怕劳累,无所畏惧地服务,以阻止病毒的来袭。对于他们在保护我们和家园方面所做出的无私牺牲,我们给予万分的感激。 为了集体的更大益处,我鼓励所有教友接种疫苗。然而,若是经过仔细考量教会对此事的立场,并考虑到你个人的健康状况后,你辨识到基于医疗或良心原因而不能接种疫苗,那么我恳请你,尽你所能,常戴口罩、勤消毒双手,确保安全距离,并严谨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以避免病毒传染给他人,特别是那些因医疗或其他原因不能接种疫苗者,以及最脆弱的人士。 在新加坡天主教会开教200周年之际,愿我们因首批传教士的勇气和信德备受鼓舞,团结我们的男女同胞,共同战胜冠病-19疫情。为爱天主,我们不断祈祷,把一切交托给祂,为爱近人,我们做正确之事。 吴诚才总主教

更多 →

2020年 吴诚才总主教圣诞节信息

回归最初的圣诞精神 在世界大多数地方,圣诞节是个充满喜庆的日子。它可说是世界上最受到广大庆祝的宗教和文化庆节。因被视为庆节,所以营造欢乐气氛、奢华盛宴、互赠礼物和音乐舞会成为欢庆的重要环节。在极大程度上,圣诞节已经被社会消费主义商业化,以至失去了其宗教元素。这是一个少了小寿星的生日庆祝会。 具讽刺性的是,今年的圣诞节,冠病-19将剥除这个庆节外在肤浅的众多庆祝活动。随着遵守安全距离的指令、经济增长的放缓、人们面对失业及经济困难、数百万人身受病毒感染,或在此冠病大流行痛失亲人,今年的圣诞节将大不相同。置身于这绝望暗淡中,我们许多人将不禁质疑上主在哪里。为众多基督徒,我们也将无法共聚主内,参与礼仪庆典,一同庆贺天主圣子的诞生。 其实,一切都毫无损失,因为冠病-19将迫使我们回到首个圣诞的庆祝。几个世纪以来,我们失去了圣诞的真正精神——即圣子谦卑自己,使我们能够在沉思和惊叹中接近他。正是在我们的贫瘠、孤独、痛苦和沉思中,再次听到天使给牧羊人传报的信息:“不要害怕!看,我给你们报告一个为全民族的大喜讯:今天在达味城中,为你们诞生了一位救世者,他是主默西亚。”(路加福音2:10-11)这时,我们才会感受到上主在心中的喜乐。如果我们坚信这个信息,我们的生活将会大不相同。在我们的苦难、痛苦、悲恸和孤独中,上主与我们同在。我们将充满希望地面对这个世界,因为上主在旅途中与我们同行。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祂都知晓。 除了在孤独,痛苦和悲恸中与上主相遇之外,这个圣诞节还将使我们谨记圣诞的真正精神,即自我奉献,特别是对那些遭受苦难和匮乏者。我们被召叫援助遭受痛苦,尤其是身陷财务困难、失业、因死亡或人身安全距离而与亲人相隔离者。我们被召叫肖似那将圣子赐予我们,与我们同在的天主。我们要向世界展现天主在我们生活中降生成人的可能性。这就是为什么圣诞节不仅仅是对苦难者给予人道主义上的援助,还应带给他们主耶稣这极其尊贵的礼物,祂是天主的恩赐,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基督徒慈善机构若是无法向苦难者展示耶稣的面容,并燃起他们对上主的希望则将是美中不足。我们希望,通过给予他人关爱,也将使他们明认,我们的恩赐,以及奉献的能力来自于我们对基督的信仰,如此,他们也会愿意来到基督面前。 最后,随着我们总教区刚刚开启了新加坡天主教开教两百周年庆(Catholic200SG),我们追朔根源,回到200年前在新加坡庆祝的第一个圣诞节。当时的教会就如同婴孩主耶稣。我们很贫穷,没有完善的医疗设施和教育系统。但是,藉着外国传教士的刻苦牺牲,特别是通过各种社会和人道主义活动,他们向贫病和苦难者展示了基督的面容。结果,众多人被感动并皈依天主,因为他们听到了福音的喜讯,也看到传播喜讯者活出福音,当中包括巴黎外方传教会的神父,以及圣婴女修会、嘉诺撒仁爱女修会、喇沙修士会和圣方济主母传教女修会等修会团体。他们即使在进行社会和慈善事业时也不忘宣告基督,因为他们知道救赎不仅限于拯救肉身,也在拯救灵魂。同样的,我们也必须重燃第一批外国传教士般的热情,他们奉献自己到新加坡为我们服务,成为言传身教,充满爱心的传教士。 因着冠病-19大流行和新加坡天主教庆祝开教200周年之际,我们重拾圣诞的真正意义,就是在基督耶稣内,与天主的爱相遇——如同贤士们通过默思和朝拜天主,或是通过援助周遭,尤其是独自面对生活困难的兄弟姐妹。我们必须意识到什么才是重要的。圣诞无关乎商业化的热闹渲染。圣诞临于我们的默思中,临于我们对生活中细微事物和善行的感恩心。世界更需要的是仁爱、喜乐与和平,而不是浮华绚丽,转眼即失的虚假圣诞。 愿上主激发你重拾圣诞的真正精神,以使基督在你心中重生,好让尚未认识耶稣慈爱和怜悯的人,看到我们身上所彰显的耶稣面容。 祝愿你有个神圣和蒙福的圣诞节。 主内忠实的 吴诚才总主教 新加坡天主教总教区

更多 →

2020年 吴诚才总主教 国庆日讯息

一国一民 心灵相连 冠病-19时期,为维护社区中每个人的福祉,全世界都在谈论一个人人都必须遵守的新常态。什么是新常态?这包括在公共场所的社交和人身安全距离、戴口罩、尽可能居家办公、避开人群和避免不必要的聚会,以及使用数码和社交媒体工具进行交流。人们必须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在家里、公共场所和职场,勤洗涤和消毒双手。 但是, 我们还必须明认, 并非所有冠病-19新常态的惯例在疫情过后都成为常态。否则,这种人身和社交距离的新常态观念可能在我们中根深蒂固,以至于被认为是正常的生活方式。这将不仅是对个人,而且对整个社会都是灾难性的。这种生活方式一旦根深蒂固,将对社区建设产生严重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新常态并不是常态的原因。在寻获疫苗之前,这只是暂时性的。 对冠病-19疫情后,新常态在日常生活上生根的恐惧,是建立在两个基本现实生活上。首先,人不只是单独存在。实际上,人身和社交距离将导致一个人完全向内封闭。他变得非常个人主义、与他人隔绝、内向和与社群疏远。一旦如此,他便开始为自己而活。他以有限的洞察力和生活经验,通过狭隘的视角看待世界。他会变得与世隔绝,开始退缩到自己的小小世界中。事实上,我们也是群居者,无人是孤岛。我们属于一个民族,我们是相互依存的,不仅在社区内,与世界其他地方也一样。在全球化时代,我们与世界各地的联系更加紧密,如果发生灾难,大家都会受到影响。 其次,人不仅由灵魂构成,还有肉身,我们并非纯精神体。具讽刺性的是,这是世人的认知和说法。实际上,有些人声称我们是纯物质存在,没有灵魂或精神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作为人类,我们更需要去感受、触摸、聆听和观看,以便我们能够与生活联系。因此,当我们无法与同伴保持实际关系时,我们无法与他们面对面交谈、握住他们的手、拥抱他们或表示关爱,我们将很快变得非人性化。我们将失去情感上的联系,因为归属感的产生不仅来自声音,也通过触摸。如果一不留神,我们会变得冷漠和疏远,以致失去彼此的联系,很快的,我们对于彼此的关爱和情感便会削减。的确,如果仅通过科技进行交流,我们就有失去人性化的危险。这其实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发生了,我们躲在化名后面,肆无忌惮地说出伤害彼此的话语,就因为我们在书写时,看不到、听不到或感受不到对方的反应。我们变得疏远、冷漠,无情并容易相互误解。 的确,社交和人身距离的新常态造成非人性化和个人主义的极严重后果。它将摧毁人类、家庭和社会。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结构稳固的家庭或社群,如何能欢庆国庆?国家一般假定其人民都是为了团结每个国民而怀有共同愿景和使命。如果不建立人民在种族、语言和宗教上越发团结一致、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身份和未来,何来建设国家?唯有当人民生活平等,我们才能谈论共同进步,繁荣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有冠病-19疫情,国家仍必须庆祝国庆,否则我们将越来越倾向个人主义或往内看,每个人都只关心各自的利益,而不是整个大社群,即国家的利益。的确,我们举行国庆日检阅礼,就是因为我们需要观看、感受、聆听、同心,好让我们在所做的一切事情上成为一个民族,与国家共同成长。 这对国家而言是事实,对教会而言更是如此。教会既不是建筑物,也不是只供人私下朝拜的庙宇。教会是上主子民齐聚,一同敬拜上主,以及遵循基督福音教导生活的群体,彼此关怀、互相关心、分享信仰。通过基督徒团契的敬拜、领导、服务和爱,我们得以加强,以接触更大的群体,为服务贡献我们的生命,不只是为天主子民,也为国家而自我牺牲和无私奉献。 这就是为什么在冠病-19疫情期间,为保护所有人的安全而实行人身和社交距离,我们的聚会仅限于我们的家庭,以及通过Zoom视频或网络研讨方式与基督徒团体进行虚拟聚会。最重要的是,我们信仰的最高峰,即弥撒圣祭,也是通过在线直播。然而,这样的在线弥撒虽然在阻断措施期间使许多人受益,但它仍然不是与圆满的天主相遇的主要方式。 这是因为教会不仅是信徒的团体、基督肢体的成员,而且还是圣事性的教会。耶稣成为人,好让我们可以通过祂的人性,通过道成肉身的方式,即物质及事物、动作和标志的使用,与主相遇。无论在线弥撒带来多少益处,都无法取代在个人、圣事和团体中,通过教会奥体,以及圣体圣事,与主相遇。教会是圣事,是基督奥体合一的有形标志,她召叫每个人分享与上主和彼此间的共融。 这就是为什么,在目前阻断措施解封阶段,弥撒的进行受限于可行和不可行之事,致使弥撒和真正的敬拜相去甚远。没有热情洋溢的歌声、没有弥撒后的团契活动、无法按常规证道、甚至无法领受圣体,弥撒的圣事性被削弱。没有实际的参与并与主相遇,弥撒沦为一种仪式,而非真正的圣祭。虽然这聊胜于无,却意味着敬拜者必须自觉为参加弥撒妥善准备,否则就会流于敷衍了事。 因此,从这次冠病-19疫情,我们比以往都更加意识到我们都是同一个民族,无论我们是谁,无论我们属于社会哪个阶层或职业。实际上,我们不仅是单独存有,而且是群体性的,不单是纯精神体,还有肉身。意识到这一点,意味着我们必须好好照顾我们的客工,和那些服务未得到足够认可的必要服务工作者,我们必须重视彼此的重要性。尽管经济复苏对于提供人民工作和食物很重要,但人并非单靠面包生活。我们也有情感和灵性上的需求。由于人身距离,以及宗教崇拜和聚会的限制,许多人确实在情绪、社交、情感和灵性上都感到贫瘠。因此,我们绝不能认为宗教是人类的非必要需求。一个来自上主的坚强及和平的内心,能够让公民面对生活中的挑战,尤其是在冠病-19大流行的艰难时期。 愿我们在仁爱、慈善和怜悯中,更加团结。55岁国庆快乐!愿上主赐予智慧和慷慨之心,祝福我们的国家、领袖和子民。

更多 →

2020年 总主教卫塞节讯息

吴诚才总主教祝贺佛教朋友卫塞节快乐 亲爱的佛教朋友 我们欢欣与您共庆卫塞节,回顾佛陀释迦牟尼的诞辰、成道和涅槃——愿你们的庆节充满欢乐与和平。 面对当前冠病-19疫情的挑战,促使我们省思痛苦这个主题。                                                            年轻的佛陀先是通过看见一位老人、一位病人和一个死人,悟出痛苦的意义。过去数月,媒体充斥着年长者、病患、死者和垂死者的画面——往往是孤独的,有时是被遗弃的,因为冠病-19,他们总是带着恐惧。但是,人类今天最大的痛苦,未必是因为这场冠病大流行所带给身体上的痛苦或经济后果。正如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所说:”我越来越意识到,最严重的疾病和痛苦,是被所有人遗弃、不被爱、不被关怀、人人回避,以及被视为可有可无的人。 在这孤立和剥夺人情味及温情的时期,无论是否受到感染,每个人都遭受痛苦。佛陀教导他的追随者,通过真正的慈悲,以智慧和慈爱,努力减轻痛苦。耶稣基督——神的智慧,教导祂的信徒彼此相爱,如同祂自我牺牲,并以他人为中心的爱,爱了他们一样。 2019年11月,教宗方济各在泰国的牧灵访问中,在曼谷拜会了佛教最高领袖Somde Phra Maha Muneewong。他强调“宗教成为希望灯塔的重要性”,他鼓励“宗教信友发展新的慈善项目,在友爱的道路上,特别是针对穷人和我们饱受剥削摧残的共同家园,产生并扩大实际的行动。透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将在这里及世界各地,为怜悯、友爱和相遇文化的培育作出贡献。” 同时,2020年3月27日,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广场,祈求冠病-19大流行的止息时说:”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大家都很脆弱并迷失方向,但与此同时,重要而且必要的,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彼此安慰。我们不能一昧只想到自己,唯有团结,我们才能度过这场危机。” 在这次冠病-19大流行期间,虽有许多实际距离和分裂,愿我们的友谊更加亲密,而且我们的团体比以往更加团结。让我们重申,承诺成为维护人性尊严而受苦者的“希望灯塔”,并在这段不确定的时期,相互鼓励和支持。 在此,我们谨代表新加坡所有天主教徒,衷心祝愿你们卫塞节法喜常乐。 吴诚才总主教 王金祥蒙席副主教(跨宗教关系) 新加坡天主教总教区  

更多 →

2020年 总主教牧函(疫情阻断措施)

第一阶段逐步恢复宗教活动 主内亲爱的兄弟姐妹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MCCY)已宣布,疫情阻断措施于6月1日结束后,宗教组织可开放进行私人敬拜。由于仍具有受感染的风险,第一阶段对所有宗教组织在如何进行这些私人敬拜方面,有多项限制和要求。 总教区意识到政府的谨慎立场,探讨了其限制和要求,并与多位堂区主任司铎进行了协商。由于我们不被允许采用义工的帮助,因此要完全遵守文化,社区及青年部为第一阶段设定的严格条件,将会非常困难。因此,在此阶段,我们的教堂只好保持关闭,不开放私人敬拜。 由于牧灵责任,我们必须谨慎行事。我们希望您能谅解,在寻找最佳方案时,我们的职员和教友始终是我们最重要的考量。 在这艰难时期,我们面临许多挑战,请继续为我们的天主教会祈祷。第一阶段中,在符合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所设定的限制和要求下,教堂将能够进行婚姻宣誓和殡葬服务。请联系您的堂区进行安排。此外,堂区也为牧灵、培育和团契建立了在线平台。我们将极力增进与广大教友的联系。这些将在总教区和堂区的网站上公布。 在第二阶段,总教区期望开放我们的教堂进行私人祈祷和敬拜,特别是在某些要求放宽的情况下(例如,允许堂区教友义工协助实施安全措施)。为了实现全面重新开放,我们也竭力引进教友出席弥撒的数码登记系统,并为公共卫生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让我们同在基督奥体内,保持坚毅与团结。 新加坡天主教总教区吴诚才总主教

更多 →

2020年 吴诚才总主教复活节文告

复活节的喜乐是冠病不能摧毁的 主内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在冠病-19疫情当前,我们无法完全沉浸在庆祝主复活的氛围里,但彼此又互祝“复活节快乐”,这是否恰当呢?表面上,我们看似还停留在坟墓中,没有像往年一般地欢庆节日,甚至复活节礼仪也简化到最低点。我们所庆祝的复活节三日庆典似乎也难以表达对这个节期的情感。 的确,许多人的信德被动摇了,尤其是那些因冠病-19病毒而失去了挚爱的人。许多企业及生意因着病毒的持续而受到影响,有一些由于无法支付租金及员工的薪水,甚至破产。那些失业者需要继续照顾所关爱的人,他们从哪里获得金钱来支付粮食及维持生计?许多人担忧他们的工作,许多人因着波动的股市而失去了他们的储蓄。每个人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影响。基于安全的社交距离,我们想念我们的朋友,我们无法自由地与他们相聚。我们被困住了。 作为教会,我们也受到了影响。当我们不再聚会,我们又如何能够强化我们的团体?许多天主教徒被剥夺了领受圣事,包括圣体圣事、告解圣事及弥撒庆典,感觉到自己灵性的干枯。退省、避静及座谈会都被禁止。此外,办公室的职员居家办公,这影响了团队精神、纪律及共同使命的意义。然而,没有了接触也意味着使命共融力度的削弱。维持教堂及慈善机构的捐款也蒙受到严重的打击。没有了堂区教友的慷慨捐助,教堂如何可以继续维持?这些以及许多其它问题,让我们觉得我们尚未准备好来庆祝复活节。 然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表现出我们是复活的人。复活节的庆祝不能降低到只是外在的寻乐、晚宴及欢闹;这些只不过是为表达内在深层灵性的转变。事实上,复活节在这冠病-19期间是更为真实的。因为被剥夺了物质及外在的欢庆,天主邀请我们如何死于自我,而开始活出复活的崭新生命。最重要的不只是外在的庆祝,甚至是我们一向认为理应隆重庆祝复活节的场面,而应是在我们内的基督的新生命。 换句话说,复活节意味着我们是个改变的人,活出复活基督的生命。复活主以基督被钉的伤痕显现给祂的门徒。尽管祂已复活了,祂仍然分担我们的痛苦与抗争。我们在心中也应当复活起来。在冠病-19肆虐期间,我们要表现出自己是真正的基督徒——遵行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保护自己远离病毒,才不会传染他人。我们以牺牲对我们最为珍贵及重要的感恩祭庆典,继续表现出基督徒的爱德。这或许是身为天主教徒在面对新冠病毒危机时死于自我的最伟大表现。 我们这样做,就是帮助维持国家安全及减轻医护人员的负担,表现出我们将国民的安全及健康置于首位,而这些都是以教堂牺牲教友的捐献及参与礼仪为代价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表现出自己是个复活的人,即使是处在这个工作不稳定、生意受影响及股票价格跌落的非常时期,我们仍然帮助贫困人士,以及那些由于这危机,在财务上比我们受到更大影响的人。让我们耐心地去了解堂区教友及社会的需求和安全。 最后,我们必须继续给彼此及全体人们带来希望及鼓励。让我们为了公众的利益一起努力合作。这冠病-19病毒使我们为了公众的利益,在慷慨、纪律、自我牺牲及自我空虚的德行上,更加坚强。让我们利用这个机会,省悟天主如何邀请我们应用一个新途径,继续与祂结合在一起。天主不是要我们坚持继续以一贯的方式在圣体圣事中领受并朝拜祂,而是邀请我们要打破常规,离开自己的舒适环境、主动的、寻找新方法来朝拜祂,在信德中成长,并寻求向世界福传的新途径。的确,天主利用了在家中的线上弥撒,让天主教徒不再视圣体圣事为理所当然的,并为家庭提供一个更能专注于天主圣言及弥撒的氛围。家庭的团结,藉着参加线上弥撒而更为坚固了。即使那些离开了教会,或是家中体弱多病者,如今可以偕同其他家中成员参加弥撒。 让我们不要错失这个非常重要的时机,把这些障碍转变为成长的踏脚石。虽然我们不能和朋友在一起共度时光,但是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加强与家庭成员的凝聚力。我们应该站起来,并宣告复活主就在我们当中,即便是我们仍然在与这冠病大流行对抗。上主与我们同在并帮助我们度过疫情难关,因为主藉其复活,战胜了罪恶与死亡。同样的,我们也要做个复活的人,战胜自己自私的罪过及对死亡的恐惧! 复活节快乐,阿肋路亚!祂已复活了,祂是主! 你们在基督内的 吴诚才总主教 (译:谢文碧)

更多 →

2019年吴总主教屠妖节讯息

亲爱的兴都教朋友: 我们怀着极大的喜悦和衷心的感恩,祝愿你们有一个快乐和祝福的屠妖节!纵观这个伟大的庆祝:善战胜恶、知识战胜无知、爱战胜恐惧、光明战胜黑暗,愿这个超越的善、智慧、爱和光保佑你,并在未来一年里光照你,愿平安来到你们家! “愿这一家平安!”这是和平之子耶稣基督派遣门徒出去传教时的教导。(路10 : 5) 事实上,只有当我们刻意并共同联合超然者的力量,努力从我们的生活中驱逐我们的人性倾向和邪恶诱惑,特别是贪婪、无知、骄傲和忘恩,才能实现和平。教宗方济各在2019年元旦的第52届世界和平日文告阐释:和平需要心灵的悔改,它是个人,也是共有的,同时,它有三个不可分的面向: 一、与自己和好,摈弃固执、忿怒和无耐心;引用圣方济沙雷的话,就是“向自己表达一点点温柔“,好能“带给别人一点点温柔”; 二、与他人和好:家人、朋友、陌生人、穷人和受苦的人,不要害怕与他们接触,并要聆听他们想要说的话;三、与宇宙万物和好:重新发现天主赐予人的礼物有多伟大,也重新发现我们身为这世界的居民、公民及建造未来者个别和共同的责任。 作为恒法的追随者,亲爱的朋友,你们也是在思想(manasa)、言语(vaacha)和行为(karmana)三个层次上,维护和平(shanti)为人类最高价值之一,并以概括所有创造为原则,而不仅仅只是人类。(和平梵颂36,17) 和平是普世公益,事实上,我们两个信仰都派遣我们作为门徒,实行和平的使命。这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努力。我们需要成为和平的締造者,因为缔造和平是一项艺术,需要平安、创意、心灵手巧。”(教宗方济各《你们欢欣踊跃吧》89号) 然而,必须作出这种努力,因为和平,特别是宗教和谐,不能被视为理所当然。今年8月,在新加坡宗教联谊会(IRO)70周年晚宴上,李显龙总理表示:”你只需要环顾四周——不需太远——就能知道普遍存在的趋势是不容忍、极端主义和宗教间冲突。即使在不同群体共同生活了几个世纪的国家,种族和宗教仍然是敏感课题,会被激起和利用…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在新加坡所拥有的是非常珍贵、难得和显著的。 特别是在新加坡开埠两百周年的这一年里,我们怀着感激之心牢记,我们正在享受各个信仰的许多和平缔造者的工作成果,他们已先我们而去。随着新加坡未来200年历史的建立,让我们继续努力,通过宗教间合作、接触和对话,为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创造持久和平。 所以,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准备与世界各地的兴都教徒一起庆祝这光明庆节时,我们再次祝愿你们:“愿这一家平安!愿神明的光芒照耀在你们的家庭、团体和敬拜场所,愿整个创造充满神的和平与喜悦的祝福!”屠妖节快乐! 吴诚才总主教 新加坡天主教总教区总主教 王金祥蒙席 副主教(跨宗教关系)

更多 →

2019年 吴诚才总主教新加坡国庆日讯息

培养新一代领袖   当我们庆祝新加坡第54个国庆日时,我们应当赞美并感谢天主这些年来在困难及挑战中,引领及守护我们的国家。然而,我们不应该视我们的国家为理所当然的,更不用说我们所享有的和平、团结、和谐、安全及繁荣。这一切都是由我们的祖辈们的牺牲所取得的。我们的建国一代领袖奠下了新加坡成长的基础。那些价值观已经载入国家誓约,要我们承诺以“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立国一代的领袖继续依据这些价值观来建设新加坡。尽管困难重重,我们令人惊喜的成就,让新加坡今日得以在国际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今天,我们面对的新挑战是我们的建国领袖未曾经历的。世界的价值观迅速改变,以致我们那些属于建国或立国的一代,对社会价值观如此多的演变,感到不知所措。从一个置宗教于公共生活中心的世界,转变成一个毫不神圣的世界。由一个长期以来,把真理、爱、忠贞、勤奋、诚实、诚信、婚姻与家庭的传统理念、生命的神圣性,视为规范与传统的价值观,这一切如今已被道德相对主义取代。它是价值的混乱,导致实用主义、个人主义、物质主义、绝望及死亡文化,对人类及受造物的未来毫不关怀。身为新加坡的天主教徒、一个团体,我们该如何作出回应,来维护真理及公正、爱及怜悯这些永恒价值,从而共同建设一个仁爱的社会? 我们的领袖,不论是政治、企业或宗教的,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在众多不能一致的分歧观点中,寻求建设一个让我们团结一致,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国家。现实是我们都有不同的世界观。战后婴儿潮出生的当前一代领袖们,正由领导班子退出,把棒子交给X世代的领袖。他们所持的世界观是不同的,虽然会有一些连续性。但重要的是,立国一代的领袖该当宽仁地将领导权移交给X世代的领袖,因为他们与Y及Z世代有更多的联系,特别是他们的生活价值观、兴趣、关注及热情,可能与老一辈的相差很多。的确,Y世代,俗称“千禧年一代”,于1980年后出生,是在新加坡渐趋繁荣、网络及数码世界刚起步时期成长的;而Z世代于1995年后出生,是在流动电话或平板电脑的环境下抚养长大的。这些世代不是由他们的父母培养造就的,而是由网络、数码及社交媒体造就的。他们常常感到困惑,因为无法理解什么是对的或错的,真的或假的。他们或许来自富裕的家庭,拥有一切。因此,所关注的不是保障,而是寻求生命的的意义及目的。确实,新加坡年轻的一代具有理想与抱负,但与老一辈的非常不同。 论及有关政治及企业的领导层,在培育新一代领袖方面,对教会来说也是同样的真实。我们目前的大多数神父是属于立国及建国一代。只有少数是属于X世代,也许有几位是属于Y世代。这对本地教会不是一个好现象。事实上,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本地神父,而且许多又上了年纪,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移民神父在我们的堂区里帮忙。当教会领导层没有更新,最终,更确切地说已经开始,我们将会与Y及Z世代的信徒失去联系。我们没有以他们能够了解、接受及让他们坚信的方式来探讨处理他们的理想与生活中的挑战。教会正逐渐变成一个老化的教会,对社会是多余的。我们不能让教会丧亡,否则未来的世代就会在一个无神的社会里成长。 我们该做什么来更新教会的领导层?我们应该推广司铎及会士圣召!但这比以前更不容易,因为诸如简朴、贫穷、服从及贞洁等福音劝谕,已不为Y及Z世代所理解欣赏。年轻的一代是在一个自我中心、个人主义及混杂的富裕社会里长大的。司铎及会士生活对我们的年轻人没有吸引力,除非他们爱恋上耶稣。否则,司铎及会士生活就会有成为另一职业选项的危险,对懒惰及自满的人是一个铁饭碗、是一个对福音及穷人的无私服务不作任何承诺,自由自在的独身生活。 这就是为什么总教区要投入更多的经费,授权及陶成我们年轻一代的信仰,特别是那些来自Y及Z世代的,这样他们才会对福音保持热诚,因为他们与耶稣有了个人及重大的相遇,体验到祂的爱。只有耶稣能召唤他们做葡萄园的工人,不论是司铎、会士或平信徒领袖。教会时常需要司铎举行圣事,因此仅仅依靠教友领袖是不够的。为此,教会必须调拨更多资源予青年办事处(OYP),堂区牧灵理事会该当拨出更多资金培育全职的青年领袖,来组织发起计划,授权年轻人并培养他们燃起对天主的信德及爱慕。只是要求他们在教会里活跃是不够的,他们必须被陶成为生活及富有活力的信仰团体。只有从一个生活的信仰团体,才能产生圣召。 最后,我们须要祈求,教会在这充满变化的时代,作好准备去调整适应,而不是死板、不愿改变,而僵化了我们由来已久的传统。这些过去在教会里都很好地被实行,但已无法与现今世代的信徒交谈了。教会的结构,在领导层内、管理及决策上需要彻底改革,引入更多的平信徒;男人和女人、年长的和年轻的。我们当中身为领袖的,必须勇于支持改革,并且谦虚地接受年轻人的建议。我们需要越来越多青年的参与,他们渴望见到一个与当今世界所面对的深切问题有所关注并联系的教会。归根结底,教会需要成长,并准备接受改变。我们的选择是:逃避或战斗。 我们那些属于建国及婴儿潮一代的,必须宽仁地逐渐放下领导权,并让年轻的X及Y世代来接管。他们必须学习信任他们,即便在有分歧时。这是因为那些年长的一代,他们的工作已完成了。我们必须相信现今一代会很好地应对这恒变的时代。我们要谦虚且避免认为自己较年轻一代懂得更多。我们需要放下自己的依恋、我们的职务,以及我们的骄傲,认为我们有一切的解决方法。我们需要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放手以便让年轻人接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无法给予任何帮忙了。我们的角色是训练门徒并指导年轻人成为明日的重要领袖。他们需要我们的引导及意见,但他们必需为自己的一代作出决定。因此,我们大家就以宽仁慈爱之心,让年轻一代去领导吧。 国庆日快乐! 新加坡总教区吴诚才总主教 (译:谢文碧)

更多 →

2019年吴诚才总主教天主教教育主日牧函

达致天主教教育的一致性   教会的使命是传福音,宣告救恩的好消息,导向洗礼,并在信、望、爱中,善度基督生活。总教区的愿景和使命是建立一个更有活力、有使命感和广传福音的教会。面对世俗化,这一点尤为紧迫。缺乏神圣的公共生活、无法感受主的临在,导致对生命的意义和人类未来感到绝望。其结果是,我们的年轻人正在吸收世界的相对主义、个人主义和唯物主义价值观。他们从社交媒体和互联网上获取生活的方向和价值观,而不是从宣讲诚信、真理、仁爱无私的服务,以及与天主共享永生,这明确希望的福音中。 全人教育 因此,关键是,父母必须确保他们的孩子在天主教教育中打下正确的基础。这是因为教育的 最终目的不仅仅是获得学术知识或成功,或是获得科学和技术技能。教育必须是全面的,这意味着我们的年轻人必须在人际关系、道德价值观和灵修生活的各个方面接受培育。天主教教育培育全人,通过发现他们生活中的使命,活出圆满的生命,达到成为天主子女的终极目标。正是这种认知理应促使每个年轻人在智力、人性、道德和灵修的培育上表现出色,以便他们在生活中找到意义和目的,特别是通过为社会服务。只注重学术成就的教育,可以使年轻人在生活中取得物质上的成功,但他不会找到真正的幸福,他将缺乏一个活着的终极意义和目的。为了找到幸福,一个人必须以超然的方式生活。这就是为什么天主教学校和机构在教育我们的学生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为使他们更能发挥,做得更好,总教区通过总教区天主教学校委员会(ACCS)将所有天主教学校和机构聚集一起,也通过其附属机构,如天主教学校校长理事会(CCSP),加强他们的天主教精神和身份认同。我们要确保,在教育中所追求的真理和仁爱、意义和慈善,将以福音精神善加引导。要成为真正的天主教学校,不仅要在名义上,也要在自我认知上。这意味着天主教教育必须受到福音的启发、信赖上主,同时,我们作为天主子女的尊严是被召叫分享天主的永恒生命。促进人的尊严是天主教教育的首要原则,这是它为广传福音的教会做出的贡献,即通过宣告我们是天主子女的好消息——这是我们的真实身份和上天的召叫。 社 会使命感 加强我们的天主教精神并不意味着使我们的学生排他和不开放。相反,我们希望他们在一个 天主教团体和环境中得到培育,以成为仁爱与和平的福传者,在生活中,与其他信仰和生活理念者相互尊重。作为天主教徒,我们被召唤成为世界上爱和团结的象征,为社会利益服务并作出贡献。通过为我们的孩子提供天主教的世界观,他们可以从整体上看待生活,并能够将信仰与文化融合在一起。天主教教育的基础是培育学生对公益事业的强烈社会使命感。通过这样做,天主教教育力求使我们的学生成为福音传教士,充满热情、怜悯,同时服务所有人,特别是弱者、弱势群体和边缘化人群。因此,天主教教育的总体愿景是培养学生具备去爱、维护尊严、服务和领导的能力。归根结底,天主教教育力求使每个年轻人都能善度充满活力的生活,成为上主的荣耀。通过明认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个体,热衷于追求真、善、美和爱,他们将成长为他人的灯塔和亮光,为上主和人类服务,在富有目的、意义和成果的生活中激发希望和卓越成就。当我们成功地培养学生活出他们的召叫去爱、维护尊严、服务和领导的使命时,我们总教区未来的教会将确实如她所预见的,成为更有活力、有使命感的和广传福音的教会。 共同使命中一致的愿景和协作 为此,所有天主教学校,无论是在修会团体或总教区的指导方向下,都必须与我们的愿景和 使命保持一致,尽管它们有特定的传统和神恩。这一点更加紧迫,因为在许多天主教学校从事天主教教育工作的修会修士和修女减少,他们的角色正逐渐移交给平信徒。这些平信徒需要总教区的支持,以延续天主教的传统,以便日后能够把这一传统传承给未来一代的平信徒领导者。因此,我们必须为众人的利益和天主教教育的延续性而共同努力,为教会和福音的共同使命服务。 作为新加坡天主教会的领导者,我希望天主教总教区学校委员会把天主教学校大家庭团结起来,使我们教会所有学校的天主教教育愿景保持一致。一所天主教学校最先和重要的是其天主教特质,过后通过个别创办人的神恩以具体的方式管理。拥有天主教教育的共同愿景和价值观将使我们的学校团结起来。尽管各校都庆祝个别神恩的丰富性,所有的学校都可以分享天主教教育的共同使命,即去爱、维护尊严、服务和领导。 因此,通过与赞助机构(SA)、学校管理委员会(SMC)和教育工作者的公开、真诚和定期对话及共同的分辨,我们将寻求各种方法维护和促进学校的天主教精神。我们希望,天主教总教区学校委员会联同由学校关键人士、赞助机构的学校管理委员会的成员,甚至具备专业知识的家长及平信徒所组成的新小组委员会,能制订更具策略性的规划。小组委员会可包括精神、治理、通讯和对外关系、人力和注册各方面。 所以,我亲爱的家长、年轻人、天主教教育工作者和恩人,请协助我们,使我们的天主教学校在身份、团体、精神和价值观方面成为真正的天主教学校。只要我们不挑剔,硬要把孩子送到顶尖名校,天主教学校里一定有天主教学生的席位。天主教教师,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需要你加入天主教学校,这样,良好和正确的价值观才能传承。我们非常欢迎怀有热忱和召叫的教友和校友学生,在天主教学校担任志工。 最后,我们也需要恩人资助天主教总教区学校委员会、小组委员会和教会学校的活动。我经常从天主教家长那里得到的反馈是,我们的天主教学校不够“天主教”。然而,实现这一目标是我们的共同责任,只是哀叹和抱怨不会改变情况。因此,让我们一起恢复天主教学校的教会特性,并确保我们的年轻人接受天主教信仰的教育。让我们这样做,以加强学校的天主教精神,那么,我们学生的未来将是光明和幸福的,因为他们为教会、国家和人类作出贡献。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