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 Sing Pao Logo

文章类别: 玫瑰窗

9 走上读经台

走上读经台 五年前在圣伯多禄圣保禄堂领洗后,慕道班的负责人让我在一堂弥撒将结束前向出席者分享信仰路程。十分欣喜接到这样的任务。我用平凡的声音,叙说一段奇妙的经历。 这事过了一阵子,新教友被鼓励参加教堂的一些组织。正犹豫要不要加入圣言宣读小组,有那么巧在一堂弥撒开始前,碰到一名圣言宣读小组组员和组长在一起谈话。这名组员一见到我便说:“兄弟,那天你的讲述蛮不错的,不如加入我们的队伍吧。”随即向组长推荐。就这样我走上了读经台——你道真是巧合? 已忘了第一次宣读的经文是什么,只记得之前组长已给我基本训练,当日还特地在同一弥撒做“第二圣言宣读员”相陪。“第一圣言宣读员”在进堂时须高举大而厚的福音,还要步上圣所将福音放在祭台上。做这些时我既紧张又感觉充满着天主对我的恩宠。当走上读经台时心跳加速,可幸这第一次的任务没出差错。 没出差错是宣读圣言最起码的要求,在往后的岁月里我更在神父的培训、组长的指导、组员和教友的反馈中成长,在发音、语气、速度等方面改进。每一回读经,事前的充分准备——包括个人对经文的反思、分析和重复朗读——绝不可免。弥撒前也定会与搭档一同祈祷。我常祈求天主派遣圣神指引,使所宣读的圣言字字清晰,能进入众人的心坎里并在我们的生活中体现出来。 这五年的宣读圣言,我亲睹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建筑的三个阶段:未修复前、修复中、修复后。修复期间两年在大帐篷里举行弥撒,偶尔会有风翻动读经台上摊开的经书。有一位组友因风将本来要读的那页经文翻到另一页,竟错读了当天的经文,事后向主祭道歉。 我觉得不可思议,假如事前准备充足怎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呢?几个星期后轮到我宣读,当天的经文是出自保禄宗徒的一封书信。念完书名照着眼前的文字读了一句,才发觉内容不是我所准备的。怎么办?要将错就错读下去,还是停下来翻到正确的那页,重读当日的书信选段?顿了一顿便硬着头皮选择后者…所以做人是不可有一丝骄傲的。 修复后的圣伯多禄圣保禄堂有个多角形的读经台,很有旧式读经台的韵味。“原装”的旧式读经台在我国天主堂里仅余一个,就在市区的圣若瑟堂。这个哥德式读经台呈八角形,上有华盖,下设木梯。其位置按传统设于教堂正厅最靠近北翼的柱子。 想当年没有麦克风,神父登上正厅高台讲道,不但使教堂里的人都能更清楚地看到他,声音也因木盖的反射而达到扩音效果。相对来说,此圣堂内的读经台十分简单。但它与其他天主堂设于圣所的读经台一样,是现时弥撒中读经、答唱咏,讲道与领念“信友祷词”之处,无论式样如何简单,依然尊贵。 所宣读过的经文中我最喜爱的是复活节前夕守夜礼弥撒,出自依撒意亚先知书的其中两节:“譬如雨和雪从天降下,不再返回原处,只有灌溉田地,使之生长萌芽,偿还播种者种子,供给吃饭者食粮;同样,从我口中发出的言语,不能空空地回到我这里来;反之,它必实行我的旨意,完成我派遣它的使命。”(依55:10-11) 感谢天主让渺小的我在这辉煌的景象中作为祂的工具,作出卑微的奉献。 文 / 图:方济虎威

更多 →

8 走一趟圣弥额尔山

走一趟圣弥额尔山 正当青春时曾和大学同学们到英国康沃尔郡游玩。来到一处海岸,见前方有一锥形小岛,上有古迹却因波涛汹涌可望而不可及。其中一人说那叫做圣弥额尔山,退潮可步行过去,而且它在法国还有“同名兄弟”更为壮观。 到了有机会往诺曼底岸外的圣弥额尔山时,已来到人生的深秋。三年前和妻到巴黎旅游特地到那儿作一日游。清早在市中心坐旅行巴士,大约四小时方趋近它。并不是趁退潮步行过去,而是另乘游览车过一条长堤抵达。 堤建于百多年前。之前这却是个四面环海的岛屿,在公元6世纪已有隐士在其上居留。它与总领天使圣弥额尔的关联始于8世纪初,一位叫奥伯特的主教数度梦见他,受他指示在岛上建教堂。渐渐地许多人前来寻求圣弥额尔的保护,海岛很快地成为著名的朝圣地点。十世纪末更有本笃会士留驻。他们除建设隐修院供自用的部分,也增添供朝圣者住宿。原来本笃会士在祈祷与工作之外,更须接待朝圣者,不论其贫富。 圣弥额尔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由多代人大兴土木建隐修院,再加上山脚的民宅及在战乱时期树立的城墙而形成今天的规模。我和妻自山脚开始探索,一路欢喜。先走过村庄的横街窄巷,逐步登高至隐修院入口,再往上走而抵达它的核心部分,始建于11世纪的教堂。教堂正厅以石柱和圆拱作为结构,属罗马风建筑风格,沉稳而纯朴。 与它比起来,隐修院的13世纪哥德式回廊愈见精巧。这是个独特的设计,环绕中心庭院的石柱和尖拱以双排形式支撑廊顶,原为减少承重,视觉效果却是如此出众!原来回廊不建于平地而建于一个大堂之上。这是因为圣弥额尔山山顶面积不足以让隐修院照一般做法让设施都立在平地上,须将它们层层叠起。 一进入回廊我顿觉无比平静。自从在大学读建筑史初次接触修道院这个建筑类型,便对它有种说不出的喜爱,更向往修道人抛弃世上种种包袱入内修行的洒脱。我想像他们在此清寂的回廊内祈祷、默想、学习、沉思,会不会最能亲近神? 圣弥额尔山回廊一极不寻常处是有一个可望向外的开口,(一般隐修院的回廊皆封闭“内向”)。它本应通往集会厅,但该厅并未建造后人便将开口易为一面窗。我和妻信步来到此处,自然向外瞭望,但见沙滩和无尽的海洋分外迷人——虽然这么想,我肯定不适合做居留在隐修院封闭回廊里的修道人!而天主的确没安排我那么做。祂以我从没法预料的方法牵引我,使我在俗世完成一件件“不可能的任务”。当专注于做能荣耀祂之事时,我感觉最能亲近祂。 在等待游览车回旅游巴士时,我看到将会有桥取代堤以连接海岸与海岛,使海水能再度流通的告示,十分欣喜。海堤是造成圣弥额尔山周边淤泥聚积,近年来大潮不再,岛屿更可能变成陆地一部分的主因之一。后闻桥代堤工程已于两年前完成,潮也确实“回返”了。 感谢天主给予我们自由。但假如我们错用自由——如人们在圣弥额尔山建堤造成对环境与景观的破坏——后果则须自负。而每一位信友都是天主的宫殿,且想像这宫殿就像圣弥额尔山的圣殿耸立海岛上,我们在行使自由时,切记得内在要保持它的洁净,周边也不许有淤泥堆积。祈求圣弥额尔时刻保护我们,阿门。 文/图:方济虎威

更多 →

7 音乐的召唤

音乐的召唤 经过修复的善牧主教座堂焕然一新,但又不失原有的典雅。人在里面如果向入口处望,必会见到一座巨大的管风琴就像从前一样立在高处廊里。不同于以前的是它也经过修复,继续它美丽的“声”命。 善牧主教座堂是我信仰过程的一个转捩点。那时加入慕道班不久,对是否真要入教还有一些未肯定处,其中之一是音乐。之前每当到欧洲出差或旅游,总会找机会到当地古旧的天主堂参加弥撒,沉醉于传统建筑与庄严音乐交汇的至美感觉中。本地弥撒的音乐可会是这样,还是已被我不太能接受的流行风所取代? 一天忽然心血来潮,告诉慕道班的陪同员隔天我会到善牧主教座堂参加弥撒。到该堂参加弥撒是他多年来每天清晨必做的事,而且还常常帮忙送圣体。 那天他刚好无任务能与我同坐,且备好是日经文让我边听边看。当时此堂音响欠佳,他事先并不知道,有听障的我单靠听不可能会明白。 “原先我是个亵渎者…但是我蒙受了怜悯,因为我当时是在不信之中,出于无知而做了那些事。然而我们主的恩宠对我格外丰厚,使我在耶稣基督内有了信和爱。”令我“触电”!参加这堂弥撒本只为听音乐——果真听到一点清唱而感觉舒服——不料却接触到这段关于圣保禄宗徒的圣言。它好像是天主特意让我这个罪人读的,使我感觉祂正张开双臂来迎接我。这个神奇的经验坚定了我的方向。 过了一段日子,我参加慕道班的两天避静,由一位修女主持。记得在开始时她给每人发一本小记事簿,并要我们写下最想向天主祈求的东西。我不用多想便写下:“我祈求天主赐给我音乐的天赋,使我能够为祂服务。” 那时跟随老师学弹古典吉他已有五年,正准备考八级证书试,却遇到瓶颈,最希望天主能助我一把。说起吉他,其实也是祂召唤我的一件工具。就因为学吉他,我景仰现代古典吉他之父塔雷加。塔氏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临终前写的是“祈祷”一曲,在生时弹吉他会引来群鸟静听,就像他的主保圣方济各亚西西能与禽类沟通。圣方济各后来也成为我的主保。 受洗后我的代父即先前的陪同员,邀我加入他组织的一个小祈祷会,每月聚会一次。第一次参加这个聚会,发觉原有伴唱圣歌的吉他手已离开,便毛遂自荐顶替他。却没想到我一向以为是“小儿科”的弹唱不如想像中简单,因为除了转换和弦要快而准,拍子要稳,还涉及口与手的协调,不是一下子便能掌握。一次次的练习,一次次的实践,在学会更多圣歌的同时我的技巧也渐趋纯熟。当加入圣伯多禄圣保禄堂为宣读员后,我竟然能很有自信地在它每个季度的聚会中,弹吉他伴唱圣歌。 一晃四年多过去。我弹古典吉他在某些方面因伴唱的练习而提升了,整体表现比以前好,但至今没勇气去考八级试。吉他确是时刻提醒我要谦卑的工具:“肌肉记忆”不好,临场手指慌乱,使我总无法在人前将难度较高的古典乐曲弹到令自己满意的水平。那么,我在慕道班避静时向天主祈求的,祂并没给我吗?的确,天主不一定会赐给我们所有向祂祈求的,但在音乐事奉领域,已经赐给了我足够于“服务祂”的天赋。 文/图:方济虎威

更多 →

6 那一滴巨大的泪

那一滴巨大的泪 当这篇文章见报时,四旬期已过了大半,我们即将进入由圣枝主日掀开序幕的圣周。圣枝主日,那是“来过节的群众,听说耶稣来到耶路撒冷,便拿了棕榈枝,出去迎接他,”(若12:12-13)极喜悦的日子。然而,当“耶稣临近的时候,望见京城,便哀哭她说:‘恨不能在这一天,你也知道有关你平安的事;但这事如今在你眼前是隐藏的…’”(路19:41-42)喜悦里竟有哀愁。 在圣城耶路撒冷之外的橄榄山上,有一座叫做主泣堂 (Dominus Flevit Church ) 的教堂,是为纪念这事迹而建的。这项目由圣地建筑师巴路兹( Antonio Barluzzi )负责,竣工于1955年,设计非常独特。 主泣堂具象征性。它柔美的弧顶使其外表有如一滴巨大的泪,四个角落的柱上还有贮泪石瓶,比喻哀伤。它更特别之处在于内部。一般的教堂祭台后面为一面墙,然而在这里的却是一面窗。建筑师因地制宜,让我们透过这面窗见到远方的圣城,就如当年主耶稣遥望耶京。 但如果只是个窗洞,在视觉上还不怎么样,是加了窗花多了层次感而更显得丰富。这也是个充满象征性的窗花:中心点呈现的是面饼和圣爵,其下是一排荆棘,显示了当日主耶稣荣进耶京时,摆在祂面前的路径。 我是在一个冬日的下午随团来到主泣堂前。那时已近黄昏,斜阳将此堂及四周的景物渲染得特别动人,冷清中带有忧郁。教堂不大,因造型而显得出众。由于里面正进行着弥撒,我们先在它前面的平台望向圣城。山与城之间隔着克德龙谷,坡上尽是墓园——世人人间之旅无可避免的终点。 当年圣殿依然傲立城中,而主耶稣预言耶京的仇敌会荡平她,“在你内决不留一块石头在另一块石头上,因为你没有认识眷顾你的时期。”(路19:44)。果然,在公元70年,罗马兵队将京城连同圣殿摧毁。今日,圣殿仅剩得一面“哭墙”,放眼望向圣城,却可见一栋雄伟的建筑物正对着主泣堂,那是覆盖着耶稣基督圣墓的圣墓堂。多少年来圣墓空置着,因为主耶稣死后三天复活,早就离开了它。 主耶稣在橄榄山哀哭过耶京后,还要在山上的革责玛尼庄园经历一次巨大的感情冲击。那是在受难前夕,祂“屈膝祈祷,说:‘父啊!祢如果愿意,请给我免去这杯吧!但不要随我的意愿,惟照祢的意愿成就吧!’…他在极度恐慌中,祈祷越发恳切;他的汗如同血珠滴在地上。”(路22:41-44)摆在祂面前的路是何等艰苦的路,而祂完全按照天父的意愿去完成任务,只为了拯救世人,赎世人的罪。最终,主耶稣以复活的荣耀点亮了我们的生命,使我们在完成人间的旅程后,都有机会归于天主。 主泣堂的弥撒完成后,我终于有机会入内亲睹它著名的窗与窗花。纵使参团行色匆匆,我还是静下心来祈祷,感谢主耶稣为我受难,以祂的身体和鲜血换取我的救赎,同时召唤我成为天主子民。 五年前的圣枝主日我第一次挥着棕榈叶跟随队伍走进教堂,“正式”将主耶稣迎入心中;之后的复活节我因受洗而获得新生。此后的路程充满着巨大的挑战,幸而天主不断地引领着我。想当日主耶稣哀泣耶京,祂流的泪不仅满载对京城行将被毁的悲情,也包含对人性远离天主的哀恸。主爱我们,且让我们只做令祂欣悦之事,不再让祂为我们而哭泣。 文/图:方济虎威

更多 →

5 天国的荣光

天国的荣光 说起来你未必会相信:为了一栋建筑物,我可以特地走访一个城市。而吸引我在去年暮春前往西班牙中部托雷多市的,甚至不是栋建筑物。它仅仅是托市雷多座堂里的一个祭台,但那是何其超绝的一个祭台! 自从年轻时在一本建筑书籍里看到它的照片,便将它长系心中。只见无数以雕塑和绘画形式呈现的圣像,围绕着一个圆形的天窗和它上方仿佛无穷无尽的空间。更有一抹光自天窗射入黑暗的室内,照亮着一切——我仿佛感受到天国的荣光。 在托雷多座堂实地观察,进一步了解整个设置的辉煌。属于巴洛克风格的“透明祭坛” (El transparente) 与座堂建筑的哥德式截然不同,却和它融合得天衣无缝。所以不同乃因为两者的建造时间相差200多年,当建筑师汤姆耶 (Narciso Tomé) 在1729年被委任设计和督造祭台时,哥德式早已落伍,正当盛行的是以弧线、动感、戏剧性著称的巴洛克风格。 祭坛位于座堂主祭台后方。正中部分为圣母与圣婴,其上有天使簇拥着一个小光洞,再往上及左右两侧还有圣人,整个组合气魄不凡。其神来之笔是在天顶开了上面所述的圆形天窗,让自然光线射入,使一切都显得立体,而此天窗在表现手法上又与祭台一气呵成。整个组合遂成为巴洛克艺术的一件经典作品。 另一件巴洛克经典在罗马圣依纳爵堂内,我也有幸亲睹。通过雕塑、绘画的组合与透视原理的应用,这件由耶稣会士波佐(Andrea Pozzo)于17世纪创作的天顶艺术品同样地呈现天国之象。当我们在堂内一特定地点仰望时,会见到建筑物似往上延伸,其上有天穹,许多圣人与天使齐齐升空,处于中心的圣依纳爵在云端面向圣三。 天国是么样子的?世上之人谁也不晓得。我们仅知道它是人生旅程所应聚焦的目标,其美好犹胜过任何杰出的艺术品千倍万倍。 不久以前在我与几位朋友的“聊天组”里有人传来一个短视频,以“人死时能带走什么”提问开场,引出一切都带不走的事实,结论大意为:只有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是自己的,我们要过好它,热爱它,享受它。这几位朋都无宗教信仰,觉得这视频很有意思,并互相勉励多注重健康,爱惜时间,珍惜友谊。 这些都很好。然而,无论我们如何注重健康,过了一定年龄,身体各机能必会逐渐衰退;无论如何爱惜时间,它总是一分一秒地流逝;而即使最坚固的友谊,也总会因种种原因骤止。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一切仍然是毫无意义——除非我心中具有对天国的向往。 对于天主子民来说,天国绝对是我们所应期待的。我们虽然难以想象这个境界,但从天主教教理中可以得知能抵达这个境界者將与基督永远生活在一起,面对面地看天主本质。那将会是何等巨大的喜乐! 为了一栋建筑物,或像“透明祭台”这么一个设置,我可以舟车劳顿走访一个城市,以求获取亲身体验和美梦成真的感觉;旅途中纵有困难皆一一克服。为了对天国无与伦比的“亲身体验”和“美梦成真”,在人生的旅途上,试问有什么艰辛是不可以在天主的恩宠里,咬紧牙关来承受的呢? 且让我们都弃绝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主耶稣,我们终有一日会沐浴在天国的荣光里。 文/图:方济虎威

更多 →

4 认识一位圣地建筑师

认识一位圣地建筑师 去年冬参加圣地朝圣团,到约旦和以色列追随耶稣基督足迹。对我来说,每天最期盼的活动,是在不同的教堂内与团友们一同参加由随团神父所主祭的弥撒。这些教堂就设在基督足迹所到之处,与祂一生重大事件有关的地方。 位于太博尔山上的显圣容堂,是我们从约旦取陆路进入以色列后参加弥撒的第一所教堂。那是个寒冷的傍晚,到达山顶更觉寒风蚀骨。然而一进入教堂之后,它的美却使我忘却了冻。那是个庄严典雅的空间,建筑师所用的是古典建筑语言,并且在适当的地方加入镶嵌艺术画。正中的一幅显示主耶稣以一身白在一片金光里显圣容,两旁有梅瑟、厄里亚两先知,前方有伯多禄、若望、雅各伯三宗徒,一切如福音里所述。我们在这个山上这个堂里这幅画下参加弥撒,神父讲道时将是日经文和此地点此圣迹联系,越发动人。 殿堂的建筑师是一位名叫安东尼奥巴路兹 (Antonio Barluzz) 的意大利人。他生于1884年,卒于1960年。到圣地朝圣的人多能记住他的名字,因为不只一次会在旅途中遇上他的作品。 是的,我们一团人后来在主耶稣加里肋亚海畔山中圣训处、橄榄山哀哭耶路撒冷处、革责玛尼园祈祷处、苦路受鞭挞处…都见到由巴路兹设计的教堂。一个建筑师能在圣地做这么多项目确实不简单,那么,巴路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一生如何度过? 能找到有关他的资料不多,且不同来源之间有些出入。总的印象是巴路兹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原本想读神学当神父,然而,在他的建筑师兄长和精神导师的影响下,先读建筑学,后与兄长一同工作。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已在耶路撒冷设计与建造一座医院。战后方济会有意委任他为大博尔山显圣容堂的建筑师,他不能做决定便又征求精神导师的意见。后者指示他接受委任,他终明白神的旨意,将往后的生命以设计、建造、修复圣地建筑物献给上主。巴路兹在圣地各处完成的项目,一共有超过20个之多,这里面包含了多少困难和挑战! 神的旨意往往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但倘若我们能明了并尽力去奉行,即使遇到困难,祂也会帮助我们解决。想我自身能当上建筑师确在意料之外,且学习与执业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可幸天主为我导航,并在一个个紧要关头助我冲破难关,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说回巴路兹。我发现他负责设计与建造的项目虽多——除了以上所列,我们还走访牧人领报堂、圣母往见堂等等,但每一个都十分细心地处理。在他执业的年代,现代主义崛起,许多建筑师只用抽象语言且摒弃一切装饰,但他并没有盲从。巴路兹的大部分作品都明显地延续传统,注重象征性,费心思采光,并讷入精美的具象镶嵌画以呈现与各处有关的圣迹,使朝圣者更容易感受亲临圣迹现场的震撼。 感谢天主让一团人顺利完成两周的圣地朝圣之旅。返回之后,我的记忆里充满着“立体化”的福音,还有巴路兹许多教堂独特的形象。我愿载着这些回忆继续人生的朝圣。神的旨意,恒久是让我们最终都归于祂。该怎么做祂在耶稣显圣容时已说明。且让我引述路加福音第9章35节:“云中有声音说:这是我的儿子,我所拣选的,你们要听从他!” 文/图:方济虎威

更多 →

3 大殿里的小筑

大殿里的小筑 一座宏伟的圣殿,屹立在意大利中部亚西西城外的平原上。这座圣殿叫天使之后大殿。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里面“包含”着一栋小筑,名为宝尊堂(Portiuncula)。 我是在四年前的秋季初访亚西西。那时领洗只有半年,已有强烈的感觉要前往这个人们一听其名,马上便会想到圣方济各这个人的小城。 一早便知道圣方济各在讲道时连鸟儿也会前来聆听,但真正“认识”他却是从加入慕道班自行读他的传记开始。那是何等动人心魄的传记!圣方济各从参军、被俘、退伍,到补堂、离家、修道,乃至创立方济会,走访回教国度,受赐五伤圣痕的种种经历是如斯感人。他的种种事迹——拥抱麻疯病者、驯服野狼、与苏丹智慧对话、投身玫瑰丛断杂念;他的段段文字——《太阳弟兄赞歌》内对上主恩赐给世人之万物純真的歌颂,全深深地吸引着我。在领洗前要选圣名时,方济(“方济各”英文版)是我唯一要用的名字,他也因此成为我的主保圣人。 来到宝尊堂最能体验圣方济各的谦卑。这座公元10世纪的小教堂原本在一片橡树森林里,十分破败,由他亲自修补。他和他最初的追随者在那里生活,并成立方济会。今日宝尊堂处在始建于16世纪的天使之后大殿穹顶之下,南北两翼和正厅的交叉点,是座有屋顶的完整建筑物。虽经过后人改动,包括增添尖塔、壁画,但规模不变。大殿之巨使宝尊堂越显得渺小。我带着崇敬的心情从圆拱门进入它里面约9米长,4米宽的空间里,跪下祈祷。想到以前我的主保圣人在同一处受天主启示,从而了解他须走的路,而我因天主所做的各种安排,包括派遣圣方济各做使者与我作心灵的沟通,竟能在走过大半生路程后投向祂,只觉感恩。 用方济这个名字压力很大。圣方济各确是个绝佳的模范——他的信仰生活全以福音为基准——却又极难模仿。别的不说,单说谦卑一项便不易做到。另一项我常会提醒自己的是要像他一样做天主“和平的工具”,最低限度在遇到纷争时务要尽力和解。不是每次都能成功,许多时候自己的“虎”脾气更是引发纠纷的元素之一。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继续努力。 亚西西天使之后大殿异常宏伟,与圣方济各及其“小兄弟”(方济会士也称小兄弟)简朴的作风并不吻合。然而他越洞悉个人在主内之渺小并全然体现在思想与言行中,人们便越觉得他伟大——大殿须建得大,是为了使那许许多多到宝尊堂朝圣和参加弥撒的人免受日晒雨淋。 最后,让我简述《圣方济各小花》里一个感人的篇章,供大家思考:一年冬天,圣方济各与利奥修士在苦寒中回返宝尊堂。圣方济各向利奥解释甚么是 “完美喜乐”:假如方济会的修士们都能创奇迹,有大智慧,能读懂人心,能晓天使语言…皆不是完美喜乐;但假如当他俩又饥又寒地回返,开门的修士居然认不 出,以为是盗贼并将其责骂,殴打,两人却只想到基督之受苦,为了对祂的爱而欣然忍受这一切,那才是完美喜乐。原因是我们的天赋全来自天主,一切都是祂的荣耀,唯有甘于忍受自身考验与痛苦的十字架,方是可荣耀的。 文 / 图:方济虎威

更多 →

2 藉水和圣神重生

藉水和圣神重生 修复后的圣伯多禄圣保禄堂美轮美奂,在尽量保持建筑物历史性的同时,又引入一些新元素和做了一些调整,取得极佳的平衡。 其中一个调整,是将修复前放置在南翼的大理石洗礼盆迁到近大门处,离圣水盆仅数步之遥。这符合天主子民团体由圣洗开始的概念。而洗礼盆迁至此空间后,此空间也就成为圣洗间,还放置着复活蜡烛和圣油。 我是在四年前的复活节前夕,于圣伯多禄圣保禄堂这个历史悠长的洗礼盆受洗的。 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一切“只不过”从一顿再寻常不过的工作午餐开始。我和一位比我年长的同事谈完公事忽然谈起宗教。他告诉我他是天主教徒,每天早上都到主教座堂参加弥撒。我说我走过人生半个世纪,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渺小与无助,也越来越感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皆来自一位全能的神的奇妙安排。我正处在一个“寻找”的阶段,听闻天主教有慕道班,想加入作探索。 几天后他来电邮说靠近我家的圣十字架堂已停止收生,且等到来年再上课。我很失望,问他别处可还有班级可加入。又过了几天他带来好消息:“插班”圣伯多禄圣保禄堂课程尚来得及!一看此堂名,我这个昔年插班公教中学附小直至念完高中方离校的校友就像是触了电,感觉到天主的召唤。我上慕道课的第一夜重新踏入旧校园,百感交集。刚好赶上讲述耶稣基督受难的一节课,接下来便是他的死亡、复活、升天,一下子来到信仰的核心。 第二年复活节的守夜礼弥撒,我和同班十多位主内兄弟姐妹一同在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受洗。原本说会特设洗礼池让我们作全身浸洗,后来因故作罢。由于洗礼盆在南翼,礼仪到了受洗的环节,我们便从祭坛转移到那里。靠近洗礼盆的席位上坐着我们的亲人,其中有我的妻子、女儿、兄嫂,而当神父为我施注水式洗礼时,站在我身边的代父,正是那位安排我参加慕道班并与我在信仰道路上同行的同事。有那么巧,他在数十年前竟也是在同一处受洗。 教堂修复后,我细细观赏已“换位”的洗礼盆。它呈八角形,每一边都雕着两朵四瓣的花朵。其上罩着一个攒尖的铜盖,也显现花朵、藤蔓浮雕。铜盖我从前没见过,可是新添? 不,原来它与石盆本为一体,不知何时分开被放在储藏室,却因为这次的修复而复合。八角形加上八角尖盖的洗礼盆使我想起三年前访佛罗伦萨所见到,在其著名的主教座堂旁边,雄伟的八角形洗礼堂。它乃特别为洗礼这一圣事而设的建筑,据说在19世纪前,佛罗伦萨的市民都在里面领洗。八角形的“八”有其独特的象征意义:第八天是基督复活的日子。而尘世上每一个带罪的人,因为神的恩宠,通过圣洗圣事藉水和圣神都可获得重生。 每次入教堂我们都要蘸圣水划十字。这应唤起我们每个人自身受洗的经历,以及受洗时对神的承诺。在修复后的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当我入堂蘸圣水一眼望见自己受洗的洗礼盆时,这份感觉尤其强烈。感谢天主用我全然想不到的方法,派遣我怎么样也不会料到的使者,让我成为天主子民。耶稣说:“你们求,必要给你们;你们找,必要找著;你们敲,必要给你们开。”(路11:9)。祈愿祂继续赐予我恩宠和指引。 文 / 图:方济虎威

更多 →

1 玫瑰窗

玫瑰窗 作者简介:虎威原名黄虚怀,本地建筑师、作家。为《联合早报》“四方八面”专栏作者之一。于2012年领洗成为天主子民,圣名方济各(亚西西)。目前服务于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同时在新加坡天主教神学院修读神学证书课程。 方济虎威:专栏取名“玫瑰窗”,是希望自己能学习中世纪工匠,虔诚而谦卑地制作文字的彩色玻璃。我谨记这一扇窗必须有光才可变得璀璨,而处于窗中心的耶稣基督,永远是这道神妙的光——愿一切的荣耀都归于祂。   玫瑰窗是哥德式教堂常见的构件,多出现在建筑物的西立面,以及南北两翼的立面,往往是视觉上的焦点。 第一次遇见玫瑰窗,是读小三时因迁居而插班公教附小。课室与奎因街另一边的中学部及圣伯多禄圣保禄堂遥遥相对,往外望总会见到圣堂高高的尖塔,方正的钟楼,宽广的门廊,以及处于西立面中央,园形的玫瑰窗。 当时我对教堂一点认识也没有,正如对天主教的一切全然陌生。父母声明送我到公教只为读书,我不得进入教堂,更绝不可信教。然而教堂看着看着,便爱上了;每天上课前诵天主经,诵着诵着,也诵进心中。这是天主在我幼小心田里播下信仰的种子。 天主往后并赐给我许多绝无法凭一己力量获取的经历。其中之一是领奖学金到英国念大学修读建筑学。这使我有机会认识、参观、体验许多不同时期、不同式样的教堂,以及欣赏和基督信仰有关的各种艺术品。其中,中古时代的哥德式教堂是我的最爱,而它们里面至为动人的肯定就是那瑰丽的彩色玻璃窗,尤其是圆形的玫瑰窗。 圆形的玫瑰窗总有一个中心。从这个中心,一瓣瓣的玻璃向外放射,型成一朵花的模样。花瓣之外还可能有更多图像,也都是绕着圆心布置。白天从教堂外面看,石材所形成的花饰窗棂,具有规律性而复杂的美感;在教堂里面看,则只见光线将整个窗变成宝石的海洋,散发似乎不属于人间的姿采。位于高处的彩色玻璃上的各种图像,人们在远距离不一定看得清楚,就算看得清楚,也会因各自与信仰的“距离”而产生不同的感觉。 比如巴黎圣母院南立面直径约为十三公尺,相当于三、四层楼高度的巨形玫瑰窗,远观只见红、蓝、绿、黄、褐的组合,细看则可辨认位于中心的是耶稣基督,围绕着代表四福音的人、狮、牛、鹰,四个外圈还有宗徒、圣人、天使。这使我想起我们的生活必须以主耶稣为中心,听从祂及宗徒的教导,并以圣人为榜样,终能归于天主。 从初时以建筑学角度欣赏玫瑰窗,到念硕士课程以古建筑保留角度研究它,至近几年以信仰角度去体会它,天主引领卑微的我走过一条充满惊喜的路。谁也不会想到,在高中毕业离开公教的卅多年后,我竟然再次踏入其奎因街旧校园“上课”。学校早已搬离,但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尚在,我是因为参加它的成人慕道班而回返。这次不再遥望此堂,而是进入里面,在它彩色玻璃窗的一片辉煌里崇拜与祷告,最终受洗而成为天主子民。 是什么引导我入教?除了一些关键性的人,天主教建筑与艺术之美是强烈的因素。然而,这些其实都是天主的召唤;我经历的一切皆来自祂巧妙的安排。就如忽然之间受邀为本报写专栏,不亦如是。所以,尽管教龄尚浅,我还是欣然接受这个任务,和大家谈谈因本身专业而较熟悉的建筑和艺术,并分享一些生命中奇异的经历。假如在触及信仰处有任何不足,还请多多指教。 文 / 图:方济虎威

更多 →